新大陆和旧世界

最近几次开长途车,为了打发路上驾驶十几个小时的无聊,买了几本有声书,其中一本罗杰克劳利的《海洋帝国》很有意思,了解了很多欧洲和中亚的历史。
其中最让我印象深刻的当属新大陆对旧世界的影响。
随着1453年奥斯曼帝国攻陷君士坦丁堡,历时千年的东罗马帝国灭亡,“黑暗的中世纪” 终于结束。奥斯曼帝国也开始了六百多年的辉煌。
期间随着航海时代的发展,欧洲几个国家就像春秋战国时代的霸主们一样你方唱罢我登场。
15世纪时,西班牙帝国的查理五世和奥斯曼帝国的苏莱曼一世两大霸主在地中海针锋相对。
其实当奥斯曼帝国的大军压境的时候,查理五世其实并没有直接对抗苏莱曼的实力。主要因为西班牙之前和法国打仗,虽然最终获胜但是消耗巨大国库亏空连兵饷都发不出了。
眼瞅着土耳其人要控制地中海踏上欧洲,查理五世还是连借带骗的凑钱组织了舰队迎战。彼时奥斯特帝国在千古明君苏莱曼的领导下国力强盛斗志昂扬锋芒毕露,跟查理五世在海上鏖战了一番后西班牙明显吃不住了。
毕竟战争的三要素是金钱,金钱和金钱。没钱都是白搭。
就在这关键时刻,西班牙人发现了满地黄金白银的南美……印加帝国的悲剧我就不说了。
查理五世弹尽粮绝的时候,突然天上掉了个大金蛋,顿时腰杆挺直了。书看到这里,我不禁感慨万千,这是第一次新世界影响了旧大陆的格局。

再往后看,又意识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当时欧洲人在美洲的地理发现(金银掠夺),不光带来了财富,还带来的通货膨胀。
南美的白银大量的输入到旧世界,导致欧洲人经历了第一次通货膨胀。毕竟在生产力低下的古代,人们吃都不够吃的,根本没有多余的生产力,更别提通货膨胀了。所以这种大量贵金属(货币)的突然出现,就是输入型通胀,当时随着海上贸易几乎影响到了世界各地。
对,也影响到了中国。我很自然的想到了彼时正好明朝末年(16世纪),因为中国缺乏银,银在古代一直都是作为法币存在的。君不见古装片动不动就是甩出一两银子给小二。
所以银的价格在封闭的中国也是比较稳定的。随着欧洲的大量输入白银,白银也很快泛滥到了中国。用现在的话讲,这就是“热钱”。热钱刺激了明朝的经济,货币宽松,工商业自然就飞速发展起来。适当的通货膨胀是有益,然而随着南美白银产量的下降和日本输入白银的减少,这种靠“投资”拉动的经济增长无以为继。明朝也很快在各种天灾下崩溃了。

<未完待续>

爸爸我来了

一件趣事:

儿子喜欢睡前跟我一起看书玩积木。一般等他差不多要睡了,我就借口要继续工作在客厅看书。前些天某晚,我也很累,待他上床准备入睡的时候我也一起到卧室躺下了。

他照例在黑暗中听着故事,我困意袭来也快要睡着。不过他似乎并无困意,开始了如下对话
豆:我要拉臭臭
妈:你今天已经拉过臭臭了
豆:我要撒尿
妈:去吧,就在卧室的小马桶尿
豆:不行,要去卫生间尿
妈:……去吧
豆鲤鱼打挺飞身下床夺门而出径直奔向客厅大喊一声:爸爸!我来了哈哈!!
妈:????
爸躺在卧室床上:??????
豆在客厅:诶??爸爸呢???
妈:你爸在卧室呢!
豆:………………
(为了避免让他兴奋,全程即将入睡的我虽然感觉搞笑至极,憋到内伤还是继续装睡留下一脸懵灰溜溜回来的儿子)

人美也要多读书

前几天听广播,讲到Chvrches和Hatebreed的口水仗

主播分别念了一下双方的声明,感慨了一句:人家 Lauren Mayberry 毕竟是法学本科,新闻硕士。

可以看一下双方的措辞:

Jamey Jasta of Hatebreed:

“Who is churches with a v and why the fuck are they playing over Gojira,” Jasta wrote, ending the message with “God the music industry suckkkkks sometimes.”

Lauren Mayberry of Chvrches:

“Deftones curated the lineup so I don’t know how that speaks to problems with The Music Industry. I think it’s important and powerful that they promote the idea of a diverse community and try to bridge gaps instead of being guided by limited, antiquated ideas about genre.

 

尤其是 “I think…” 这个长句子,真是雅思写作的典范啊。btw, Lauren Mayberry 也是出了名的漂亮大眼仙女,但是唱另类摇滚的,相当厉害。所以,人美也要多读书,不然吵架只会用“搅屎棍” “怨妇心态”就显得很low了。

天真做少年

谁赏江上明月,谁听江声浩荡

——江声浩荡,自屋后上升

《约翰 克里斯朵夫》傅雷翻译的首句已经被奉为神笔。昨天看着kindle里已经阅读了64%还剩下约12小时的这本经典,还是默默的关闭了。

阅读这样的长篇需要一气呵成,中间被各种打断太多次,我已经没有勇气再翻开。

后记:差不多耗时半年最终还是看完了,至于所谓“力”并没有感受太多,倒是很多时候有看卢梭忏悔录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