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词

菜篮子

最近双十一,商家消费者都在发疯。最火的词当属“购物车”, 想起儿子在一两岁时就曾经哭喊着要一个迷你的购物车玩。现在的年轻人恐怕不知道还有一个和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词叫“菜篮子”。现在买菜基本上都是各种熟料袋和购物袋,唯一接近“菜篮子”概念的实物,应该是超市和商店的购物框。英语里,添加到购物车 通常有两种写法 add to cart 和 add to basket,然而除了看到basketball的时候知道是篮球,估计大多人看到basket都会楞一下这是什么东西。

(待续)

时尚业

昨天是TGIF,而且更潇洒的是儿子出去玩了不在家,我得以有时间在外面瞎逛一会儿。

无意中走进一家潮牌店,在一楼扫视了一圈感觉也没什么特别的,无非是些常见品牌的collection. 顺势上了二楼,发现跟楼下还是有点差别,看到一件薄夹克觉得挺有意思,材质也不错。拿起来扫了一下标签,折后价格也要超过隔壁手机店最新出的那款平板电脑。然后又发现一个厚夹克,黑底棉面,有些奇奇怪怪的红色图案点缀。穿起来感觉确实还不错,但是扫了一下标签发现居然价格差不多相当于隔壁手机店最新出的手机了。

除了惊人的价格外这家店还有一个东西让我印象深刻:商品吊牌没有价格,需要将标签上的感应区靠近墙上的一个电子屏幕,屏幕上会显示商品的价格尺码以及店里的号码和缺码但是可以从网店购买的信息。

刚开始不能理解为什么搞这么麻烦,但是很快我就体会到商家的良苦用心。比如那种八千块一件夹克,要是看到吊牌价我果断是不会拿下来试穿的,毕竟万一试穿了很喜欢又不舍得买心里会很难受。但是商家这样设计,可以让你心情平静的取下可能非常昂贵的衣服,拿到镜子前去心不在焉的扫一扫,然后心里一声“卧槽”,继而心想 “算了,来都来了,试试吧”。很有可能就会试穿,这时候男女朋友在旁边看着,氛围烘托之下,冲动买单的概率就会大大增加。

当然这是我自己的猜测,很可能事实并非如此。当然我肯定也没买八千块的夹克,毕竟我是穿过一百块三件的POLO衫的人🌚

继而又产生了一个思考,科技领域富人和穷人的消费差别很小,比如每天使用最多的东西:手机。大家的体验很接近,而且最高档那些超过一千美元的手机大街上也是比比皆是。新兴行业就更加扁平化,比如互联网服务,亿万富翁享受的和普通人更是几乎完全相同。

但是在传统领域比如衣食住行,贫富差距依然非常大。根据芒格的理论,我认为是传统领域缺乏“放大效果”。优秀的科技产品可以非常便捷的服务于爆发性增长的客户,并且边际成本很低,所以科技产品企业倾向于追求数量带来的收入增长。但是衣食住行领域,尤其是时尚界,虽然有各种快消品,但是因为边际成本并没有随着规模增加明显下降,而且因为工艺成熟成本低廉,高价位的单品利润空间更加可观。所以商家们还是无法抵御高价商品的诱惑,会想尽办法抬高自己的身价,尤其是通过和艺术的勾搭。(时尚业本身就是艺术边缘产业)

再进一步思考,衣食住行领域,会不会以后也像科技领域一样,更加扁平化了呢?而富人们只能去追求更加纯粹的艺术来体现身价的不同呢?就像晓说里提到杰克伦敦描述的“未来的日本变成了一个艺术国家”。

值得

前几天组里一个小伙伴的爷爷去世了,回来说起来,我问你爷爷多大了。94。诶呀,那可不错了啊,算是喜丧了。是啊是啊。

今天有一个94岁的老人去世了,查良镛,大家都知道他叫金庸。

说实话,我没有看过他的武侠小说,一本都没有。只看过他一篇有点自传性质的小说《月云》。

剩下的了解就是天空八部射雕英雄传的电视剧了,可惜了年少时侠义心正旺盛时候没有机会阅读金庸,一大憾事。天龙八部的主题曲一响起必然豪气冲天之感: 吞风吻雨葬落日未曾彷徨,欺山赶海践雪径也未绝望

愿查老如愿大闹一场悄然离去,此生值得

战狼4

最近塞班岛遭遇台风,一千多中国游客滞留,有位被困的医生在微博说”没有战狼”,让我想起去年去塞班因为肺炎高烧的经历,当时写了篇文章叫 战狼3。用来表达对祖国随处可以买的的抗生素的思念。

这是去年塞班之行回来写的文章,我称之为 “最糟糕的旅行” 向加勒德那本记录南极探险的《世界上最糟糕的旅行》致敬。

万万没想到的是,我差一点点又踏上这个美丽又可怕的地方。真的差一点点就成了真正的 最糟糕的旅行。

国庆节从厦门回来后,毕总发现塞班10月22号的旅行团尾单买一赠二,兴奋的问我要不要去。我考虑再三表示算了。真是一念之差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