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爸爸是工程师”

  • by
疫情下的春天显得分外让人向往。前几天暖和的周末,我也带儿子出去到公园放放风。 开始时我专注于放风筝,新买的鲨鱼风筝很好飞,当天风又大,风筝轮嗖嗖的转,路人们也啧啧称赞。我更加得意洋洋,任由风筝飞的更高。 眼瞅着两米长的风筝已经变成了空中的一个小点,我便锁定风筝轮不再关心,找帐篷里… 阅读更多 »“我爸爸是工程师”

和雷军先生一起乘车迷路

  • by
做了个有趣又奇怪的梦,大概可能是最近国产沙雕剧看多了。 开始是雷军(对,就是mi)在某个业界论坛演讲,结束后他居然坐上了个很破旧的敞篷出租车,貌是司机还是他的私人司机。然后我不知道用了什么说辞,也上了一辆车。 于是开始和雷总的尬聊,我问雷总是哪儿的人,他说了个地级市(好像听起来像… 阅读更多 »和雷军先生一起乘车迷路

春雷

  • by
2020/02/14 13:30 第一声春雷

2020年庚子春节

  • by
这个春节发生的事,必定会被历史记录。 2019年12月31日,第一财经发文称武汉不明原因肺炎已经做好隔离,检测结果将第一时间公布。当时大多数人还没有觉得此事有何重要,我转发了链接到朋友圈,只有一个回复。 2020年1月5日,香港新增6例,总数增至14人。当时看到这个新闻我第一反应… 阅读更多 »2020年庚子春节

呓挣

  • by
看书的时候碰到个词“撒呓挣”,看的我一脸懵逼,查了一下才知道是指熟睡时说话或动作。 自然而然的想到,我的方言里有个词发音是 “yǐ zheng”,表示人在发呆。以前一直以为是“癔症”, 原来是“呓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