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nd New Day

“我一个室友得了绝症,ta的愿望就是收到你的回复” ——早上HitFM的主播念了这么一条听众留言。

当时我的第一反应是: 真的假的啊,这都什么年代了,还用这种方法来骗主播? 随即为自己有这种想法感觉而羞愧,人与人不同,何必去质疑陌生人的不幸。

主播明显看到这样的留言也觉得沉重,说了一些鼓励的话后送了一首歌给这位听众。就是kodaline的<brand new day>

They said they will keep me here

But I couldn’t do another year

The Worst Journey Ever

这几天降温加空气污染,气管又有点不适。严重的时候一度怀疑自己得了哮喘,幸好这种感觉不会持续太久,但突如其来的反复还是挺影响心情。

打开blog后台,发现有两篇草稿。一篇是2012年7月26日<lost in Saipan>, 另一篇是2017年10月28日<战狼3>。 这两篇都是跟Saipan相关的,今天想说的就是这第二篇 LOL

在28日那篇草稿里我写到

现在是10月28日星期六早上七点半,一周前的现在我起床洗漱完毕,检查了行李后准备出门吃早饭,下楼时发现天气很棒,心情也不错,浑然不知即将踏上的是怎样的旅程。

现在经过了一个多月后,我可以肯定,当时踏上的是我经历过的最糟糕的旅行:)

2017年10月21日

吃过午饭出发去浦东机场,坐在车上感觉比较困乏,掏出kindle看着想酝酿一下睡觉的情绪,失败。傍晚抵达浦东机场,旅游的兴奋感驱散了不适,在机场闲逛吃晚饭。

临近办理登机手续,导游通知因为台风正好在航线上,航班不敢贸然出发,行程推迟一天。有点崩溃,但其实之前我就关注21号超强台风兰恩,感觉路线可能会影响出行。打开手机查了天气网的台风路径,果然刚好挡在航线上,估算了一下行进速度,影响要持续到明天中午。没办法,只能登上大巴去航司安排的酒店。此时不适已经很明显,头晕体寒。刚好答应要去住在附近多年不见的好友家坐坐,就去了。好友家的肥猫很可爱,旧友相聚也是聊个没完,尴尬的是明显的感觉到自己开始发烧了,精神也有点不佳。回到酒店已经深夜。

2017年10月22日

自觉应该是劳累和感冒,吃药躺在床上看书听音乐休息了一天,感觉并没有严重但也没有好转。晚上终于登上前往Saipan的航班,登机后一直觉得很冷,以为是机上空调开的大,毛毯裹得紧紧的还是睡不着,各种姿势都难受。唯一的想法是能不能去商务舱躺着。经过几个小时煎熬的航行临近降落,感觉应该还是在发烧,担心会不会被海关拒绝入境。

2017年10月23日

漫长的手续后顺利入境,在去往酒店的大巴上枯坐了许久。酒店check-in时也遇到了一些不愉快,好在我的强硬态度事情终于得到妥善解决。体温依然不低,好在没有其它任何症状,吃过退烧药后照样带小朋友去麦克海滩玩了沙子,总体还算能硬撑着出去浪。

2017年10月24日

反复的发烧已经常态化,非常稳定的四个小时内,体温在38.7~39.6之间上上下下。热带的海岛上,我一会儿盖着被子瑟瑟发抖一会儿满身大汗又吟一被子好湿,是真的湿透。因为没有跟团,思来想去我决定按照原计划租车环岛游。因为高烧实在难受,我并没有开车,只是负责指路和当地人交流。非必要,今天一整天都在车上呆着,体温最高达到40度。咨询朋友后判断我应该是得了肺炎,需要抗生素治疗。尴尬的是这次没带任何抗生素,国内带的退烧药已经吃光了,当地只能买到非处方的退烧药。出于不想耽误家人游玩和对海岛医疗水平的质疑我决定硬扛回国。

2017年10月25日

美国的退烧药已经基本不起作用,体温最低到39左右很快就又上来了。求助了同团的朋友,借来一些国内的退烧药,效果好一些。整个精神状态已经非常差,决定自己在酒店休息。要特别感激隔壁房的美女Crystal,不光给我送来了退烧药,还四处帮忙打听诊所拜托朋友买抗生素。甚至还要给我送饭到房间,当然我还是强打精神起来一起去餐厅吃了饭。

2017年10月26日

终于挨到回国,折腾了六七个小时,回到上海已经将近十点。出了机场我直奔药店买了头孢服下,当时就想着,这条命应该保住了。朋友建议我的情况最好在上海直接住院,考虑到医保和后续治疗,我又决定再扛一下到南京。下午三点多到南京,来不及回家,我自己直接去了仙林的鼓楼医院。验血做CT,医生看了结果说,赶紧住院。正常值8以内的C反应蛋白,我已经高达131.2了,CT显示肺部也是一大片的感染区。诊断结果社区获得性肺炎,非重症。还好还好。

2017年11月5日

人生第一次住院,十天后终于出院了。这十天,可以说是2017年最轻松惬意的十天。什么都不用想,饮食规律又清淡,每天就是躺着打盹或者四处走走,甚至还抽空去附近的电影院看了几场电影。

然而事情并没有随着出院而结束。我的血液结核抗体指标是阳性的,虽然多次痰液的抗体检测是阴性,但皮肤的PPD测试也是阳性。医生建议我抽空再去疾控中心检测一下结核。由于结核具有传染性并且难痊愈,我不禁陷入了深深的焦虑。对于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各种不解。

去了疾控中心更是让人压抑,结核病人门有些带着口罩,有些则毫不顾忌的大声讲话喷洒病菌。戴着薄薄的医用口罩的我,身处这样的环境简直要崩溃。疾控中心的医生看了我的CT表示不能确定是结核,建议我回家继续观察,一个月后再复查CT看看。

一个半月后我复查了CT,医生表示肺炎恢复的很好,已经没有任何炎症的迹象,但是关于我还偶发的咳嗽认为可能是敏感性的,开了些治疗哮喘的药。至于结核,她不敢下定论,只是解释说,中国是结核病大国,很多人都感染过结核菌或者是携带者,只是一般不会发作,也不用担心。他们呼吸课的医生去查应该也都是阳性。只是注意不要熬夜劳累,避免潜在的病菌趁虚弱发作就行。

至此,这次生病基本告一段落。除了记住了下次出门要带抗生素和感慨健康的宝贵,还体会到了难得的悠闲和宁静。

但这期间的困惑,焦虑,质疑和痛苦只有自己能体会。而蜷缩一团时而瑟瑟时而淋漓时,才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什么叫冷暖自知。

希望大家新的一年都有好身体。

初雪

这次的天气预报没有让我丢脸,暴雪如期而至。

今天也是项目重构的deadline,总算没有dead。

紧张失眠压力大,很早就醒来,跑到阳台看着十几厘米的积雪,居然没有跳进去玩,真是不再年轻了。

上午还美滋滋的听着音乐,下午便得知预定于明天的饭局被改到今天晚上。望着外面的雪,感觉今晚可能是回不了家了。

由于晚上要喝酒不能开车,寒风中四个人等了半个小时都没叫到一辆车。餐厅的刺身和甜虾很棒,清酒畅饮,well……😂

畅饮,必然要饮的畅快,也算是领教了清酒的劲头。踉跄走在雪夜的街头时,想起高木直子冬天去泡温泉,突然兴致来了把脸埋到雪地里的情形,居然也想犯二的趴在雪里。

幸亏喝的不算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