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米安》

  • by

也许我走到一条分叉的路口,也许此刻起,我将永远属于败类。必须与恶徒分享秘密,依赖他们,服从他们,成为像他们一样的人。我自以为成熟假扮英雄,现在不得不承担后果。

这种感觉丑恶且叛逆但他强烈,又深具魅力。比我那些关于秘密和罪过的想法,更牢牢吸引我。

他是危机父亲神圣形象的第一道裂痕。是造成支柱崩塌的第一套缝隙。这曾经撑起童年天地的支柱。在每个人得以成为他自己之前,必定都将被摧毁。

哎呀,直到今天我终于了解,人生在世最无聊的就是,走在一条由他人引导的自我之路上。

我的意识活在家中和被允许的世界中,否定这个在我心中逐渐明朗的新境;但与此同时,也偷偷的生活在隐秘的,梦幻,欲望,渴求中。

至于内心那些感受、虚构、幻想等种种,我急欲透露出来,只是酒始终没有融化我,让我找到字词来表达他们。

醉酒并不好玩,让人极为痛苦,然而它蕴含某些成分,充满甜美的魅力,即使反叛和疯狂,也是生命和灵魂。

我们应该尊重他人秘密的生命梦想。

我们唯一承认的义务和命运是: 每个人应该完全做自己,符合自然在他身上孕育的本质,并服膺这个本质,不确定的未来遵循每个人去创造她想带给我们的事物。

我注定不会生活在圆满和惬意里。我需要折磨和倥偬。总有一天,我将会从这些美丽的臆想中苏醒。在这孤独的站在另一个冷酷异境里,哪儿只有寂寞和奋斗,没有平静,没有轻松的生活。

伤口很痛。从那时起在我身上发生的一切都很痛。可是当我偶尔找到钥匙进入自己的内心,命运的图像就隐藏在一面黑色的镜子里。我只要附身去看,便可看到自己。他已完全像他了,他,我的朋友,我的引导者。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