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阁寺》

人这东西,一旦钻在美里出不来,势必不知不觉之中撞进世间最为黑暗的思路。或许人生来如此。

那比风还要细微的、如涟漪在整个蚊帐上荡漾般的动感,摇颤着粗劣的布料,使得从里面看到的大号蚊帐犹如动荡不安的盈盈湖面。湖面上滚动着预示远方有船驶来的先头波浪,或已经驶过的船只激起的远逝的余波…

古来世居于此,将来亦永驻不动

此间既无水流的琤琮,又无物体的变异。金阁恰似音乐中可怕的休止符,又如鸣声大作后的沉默,在这里存在,在这里屹立。

你是童贞,但一点也不可贵。既不讨女人喜欢,又没勇气买妓女,如此而已。

在失去他的现在我才明白,把我同光明的白日世界连接起来的一缕细线,由于他的死而彻底中断了。我为失去的白昼,失去的光明,失去的夏日而哭。

当最初的强风不偏不倚的吹过我的脸颊时,一股近乎官能快感的战栗掠过的皮肤。

风、我凶恶的意志,迟早总有一天将撼动金阁,使之幡然醒悟,在将其摧毁的一瞬间剥夺金阁居高临下的傲气。

生之焦虑已弃我而去,死的日夜令人怡然。

迟早我也将与柏木同流合污,沉浸在亲手玷污自己记忆那种错觉的欣喜之中。

但愿我心中的黑暗,同这包容无数灯火的黑夜一般模样。

她忘却了刚才的羞辱,一跃投身于回忆的水流中,任凭激动的浪头一个接一个袭来

旅途中的光景至今历历在目。我并非盲目出奔。目的地定在中学时代一度修学旅行过的地方。但在渐渐临近的时间里,由于出发和解放带来的激情过于汹涌,我的前面仿佛只剩下了未知。

平庸这东西,纵使上了年纪也不见丝毫不见其收敛衰微。这些百姓模样的晒黑的皱纹粗劣的面孔,连同其纵酒造成的浑浊嗓音,堪称平庸之精华的外在表现。

作者:Gem Chen

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