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途随感

国庆长假临时改变行程来厦门。

第一天住在鼓浪屿的民宿,虽然已经做好心理准备黄金周期间的房价不能代表真实水平,一进门儿子对狭窄的房间显然很失望。更可笑的是他一直不愿意在房间待着,甚至在洗完澡换上睡衣后,听到我说有点饿。赶紧也说饿了要出去逛街找吃的。其实我们心里都知道他是嫌弃房间太小。

第二天住在了厦门市中心的喜来登,中规中矩的五星。但是对于半透明洗手间和宽敞的客房他明显满意多了,兴奋的跑来跑去。

对此我不禁沉思,都说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一个天真的三岁孩童,只因体验过高档酒店,就对景区民宿如此“势利” (其实鼓浪屿民宿比喜来登还要贵不少)。想起自己小时候跟随父母登山,挂单住在庙里,晚上直接破破烂烂的被褥往庙堂地上一铺,几十人挤在菩萨脚下。当时似乎也没有觉得嫌弃或者辛苦,只是觉得新奇和好玩。现在身边这些城里的孩子们,出门都是各种villa和resorts。不止一次听到朋友吐槽说几岁的小孩子们都知道去五星级酒店吃自助,出门要住带浴缸的酒店。

昨天正好看到纪录片里提到1983年2月中国第一家涉外五星级宾馆广州白天鹅宾馆开业。后来对市民开放,万人空巷涌入参观。这35年只不过一代人的时光,恍如隔世。湖南卫视一个节目叫《变形记》,都是些城里养尊处优无法无天的孩子(主要是富裕家庭的),节目组给搞到贫穷山村去进行“劳动改造”。

发达国家似乎都有童子军等各种儿童组织,对他们进行训练。学校也有很多体能探险野外生存等相关训练。我们这些生在温室里的花朵们,我们的这些“穷人家的富孩子”,未来该如何改造呢?让人深思。

BTW:我也喜欢舒适的豪华酒店,出门也想坐商务舱头等舱,毕竟确实舒服啊!

躺在沙发上正好看到这段,出自《约翰克里斯朵夫》

Published by

Gem Chen

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