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2017

「礼赞过去而不受其束缚,创造未来而不会随便被他陶醉。」

2017年的最后一天,终于看完了今年最后一本书:《艺术的力量》。

合上这本厚厚的书,脑海里最先浮现的一幅画是透纳作于1840年的《奴隶船》。1840年,任何一个中国的学生应该都无比熟悉这个年份,第一次鸦片战争,天朝的崩溃自此开始。然而作为英国史上最伟大的画家,透纳的不幸也从此开启。这幅无疑是艺术史上当之无愧的杰作的《奴隶船》,在经历了无人问津的拍卖后,最终被一位商人买走,作为1844年的新年礼物送给了他的儿子。

不想做罗列条目的年终总结,因为这一年对我来说,变化实在太大了,值得铭记的事情太多了,几乎每天都被各种激进的想法裹挟,以至于只能通过大量的阅读,来平静自己。

我们这些平凡人注定是必朽,历史也不会挂怀,但是,管他呢!就像恶棍卡拉瓦乔一样,挥舞着剑和匕首,对着前面的困难骂到: 我要阉了你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