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有什么好庆

国庆放了九天假,从2号到家直到10号早上回到南京直接去上班,几乎每天我都在干活,使用了电钻、抛光机、油漆、电工梯等多种工具,以至于放假比上班还累。
这都不重要,此次回家我有个重要的目的:给姥姥家的老房子拍照。全国上下风风火火都在拆迁盖楼城市化,我家乡那个小城镇也不能幸免,姥姥家住了多少年的平房已经被包围在高耸的大楼间,差点没熬过这个国庆节。姥爷和姥姥都已经八十多了,住不惯楼房,姥姥说:就算赔我多少套房子我也不愿意去住那没有院子的楼啊。

门口的对联是姥爷写的:勤能补拙,俭可养廉。外面曾经的邻居,如今的废墟

IMGP5682

后面的高楼,已经被拆光的邻居

IMGP5686

说道马上家要被拆了,姥姥很难过

IMGP5696

大姨在烧火,用地锅做饭,以后大年初二我们只能去饭店吃了,但是饭店就算有燕翅鲍也不及大锅饭在我心中的万分之一

IMGP5692

柴火烧的大锅饭,我每次至少吃两大碗,每次想到以后没的吃了我就会骂脏话

IMGP5701

童年的我

IMGP5742

姥爷和姥姥都八十多了,身体非常健康,拍照当天姥爷还去帮亲戚扬花生了所以未能见面,临走当天我特意又去见了姥爷一面,当面聆听姥爷的教诲。姥爷曾是高中物理老师,那天从宏观物理到微观物理再到中微子的发现讲到佛学、神学等给了讲了很久,我受益匪浅,当时特意用手机录了音,回头整理好仔细揣摩揣摩。

其中对我影响比较大的是,我越来越倾向于成为一个有神论者。姥爷从事了数十年的物理教学,也对佛教有多年的潜心专研,他解释的“法”、“神”、“意识”,“轮回”等都让我如醍醐灌顶。科学、哲学、宗教等似乎突然就联通在了一起。接下来我会认真的思考这些问题的。

Published by

Gem Chen

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

7 thoughts on “国有什么好庆”

  1. 十一也回了趟老家,虽没有吃到地锅饭,可心中还有一丝希冀,现在也被楼主残忍地掐灭了,看来再虔诚的怀旧也留不住它逝去的步伐,想到地埚灰中红薯玉米的味道只能留在记忆中了,不禁馋并伤心着。这些珍贵的镜头值得好好保留哦。顺便赞一下摄影水平,起码在我这门外汉看来很不错。

    1. 我感觉这轮轰轰烈烈的城市化运动对整个社会和文明的残害,丝毫不次于文化大革命。以后想吃地锅饭只能去山里面了,还好老家依然有路边的胡辣汤和烧饼什么的,现在说起来又是流口水……

  2. 我觉得有信仰的形态,无论是对一个社会还是个人都是合理的,可以避免很多问题。
    精神世界本来就难以用科学来解释,或者说他们不属于一个维度。
    我也宁愿让自己有信仰,这个世界没有信仰的国家,除了中国和朝鲜大概也没几个了。

  3. 什么狗屁城市化,盖个几个高楼就行了?他们打着这样的幌子,强征农民的地,建化工厂污染当地环境,和那些老板勾结,中饱私囊,提高所谓的GDP,提高自己的政绩。他们何曾考虑过农民的利益。青山绿水,民风淳朴的农村有啥不好的,非得搞得乌烟瘴气没有丝毫油水可捞,他们才消停。X,真想一个个的把他们都枪毙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