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爸爸是工程师”

疫情下的春天显得分外让人向往。前几天暖和的周末,我也带儿子出去到公园放放风。

开始时我专注于放风筝,新买的鲨鱼风筝很好飞,当天风又大,风筝轮嗖嗖的转,路人们也啧啧称赞。我更加得意洋洋,任由风筝飞的更高。
眼瞅着两米长的风筝已经变成了空中的一个小点,我便锁定风筝轮不再关心,找帐篷里的儿子聊天起来,他还在努力说服我陪他一起挖沙子。
我借口说风筝飞的太高,拉不下来,说让他再耐心等一会儿,如此有一句没一句的闲扯。然而正当我放松心情的时候,手上的风筝轮突然一松,空中的线就飘落下来。惊慌失措的我大喊一声“糟了”,立即开始收线,然而没一会儿线就收完了,从断面看来可能是被其他线隔断了。遥望着越飘越远的风筝,儿子和我颇感失落。尽管明知道因为风筝太高(从损失的线来看超过800米),找回的概率极低。我还是鼓动儿子一起去找风筝。因为我们确实有过几次成功的经历,甚至找到过不属于自己的风筝,他也是兴冲冲的跟我一起出发了。然而这次并没有好运,在辗转了好大一圈后,一无所获,只能悻悻的回来。

经历了短暂的失落后,我决定振作起来做点其他事情,比如:挖沙子
儿子自然是非常兴奋,指挥我给他挖一个带交叉通道的立交桥,以便他的工程车可以进行立体交通。
这对我来说不在话下,操起工兵铲分分钟就堆砌了一个小沙堆作为上桥面。然后开始从两边挖深沟掘进,采用沟渠法(我编的)进行施工。
看到我的施工进度如此神速,他禁不住吹捧到 “爸爸你可真厉害”。片刻后工程已经初现规模,他更是喜不自胜的不停的喊 “哇塞!我爸爸是工程师!” x 10086。引来旁边小朋友们的注目,于是我的干劲儿更大了。
等到隧道贯通的时候,他便迫不及待的要尝试让工程车从里面通过,当发现因为是弧形顶,隧道顶端两侧有点阻碍通行,还主动提出方案建议我把两边再修整一下。然后发现顶部桥面比较窄,还建议我在两边休个护栏。此期间基本上没有停止“我爸爸是工程师”的赞叹,搞的我也有点不好意思。

日头西落,公园里的人们也渐渐散去,沙坑仅剩我们一家了,儿子还兴致不减的玩的投入。望着似乎宏伟又本质渺小一夜之后必然会消失的沙堆建筑。不禁感慨孩子的快乐和满足是如此简单,也许小孩子才是真正热爱生活的人。

作者:Gem Chen

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