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大陆和旧世界

  • by

最近几次开长途车,为了打发路上驾驶十几个小时的无聊,买了几本有声书,其中一本罗杰克劳利的《海洋帝国》很有意思,了解了很多欧洲和中亚的历史。
其中最让我印象深刻的当属新大陆对旧世界的影响。
随着1453年奥斯曼帝国攻陷君士坦丁堡,历时千年的东罗马帝国灭亡,“黑暗的中世纪” 终于结束。奥斯曼帝国也开始了六百多年的辉煌。
期间随着航海时代的发展,欧洲几个国家就像春秋战国时代的霸主们一样你方唱罢我登场。
15世纪时,西班牙帝国的查理五世和奥斯曼帝国的苏莱曼一世两大霸主在地中海针锋相对。
其实当奥斯曼帝国的大军压境的时候,查理五世其实并没有直接对抗苏莱曼的实力。主要因为西班牙之前和法国打仗,虽然最终获胜但是消耗巨大国库亏空连兵饷都发不出了。
眼瞅着土耳其人要控制地中海踏上欧洲,查理五世还是连借带骗的凑钱组织了舰队迎战。彼时奥斯特帝国在千古明君苏莱曼的领导下国力强盛斗志昂扬锋芒毕露,跟查理五世在海上鏖战了一番后西班牙明显吃不住了。
毕竟战争的三要素是金钱,金钱和金钱。没钱都是白搭。
就在这关键时刻,西班牙人发现了满地黄金白银的南美……印加帝国的悲剧我就不说了。
查理五世弹尽粮绝的时候,突然天上掉了个大金蛋,顿时腰杆挺直了。书看到这里,我不禁感慨万千,这是第一次新世界影响了旧大陆的格局。

再往后看,又意识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当时欧洲人在美洲的地理发现(金银掠夺),不光带来了财富,还带来的通货膨胀。
南美的白银大量的输入到旧世界,导致欧洲人经历了第一次通货膨胀。毕竟在生产力低下的古代,人们吃都不够吃的,根本没有多余的生产力,更别提通货膨胀了。所以这种大量贵金属(货币)的突然出现,就是输入型通胀,当时随着海上贸易几乎影响到了世界各地。
对,也影响到了中国。我很自然的想到了彼时正好明朝末年(16世纪),因为中国缺乏银,银在古代一直都是作为法币存在的。君不见古装片动不动就是甩出一两银子给小二。
所以银的价格在封闭的中国也是比较稳定的。随着欧洲的大量输入白银,白银也很快泛滥到了中国。用现在的话讲,这就是“热钱”。热钱刺激了明朝的经济,货币宽松,工商业自然就飞速发展起来。适当的通货膨胀是有益,然而随着南美白银产量的下降和日本输入白银的减少,这种靠“投资”拉动的经济增长无以为继。明朝也很快在各种天灾下崩溃了。

update 20190907

除了上面提到的《海洋帝国》,最近刚好看了本《房龙地理》,这是一本美国人1930年左右的地理书。作者并没有单纯的介绍地理常识,而是结合历史和政治来介绍的各个大陆和国家的地理知识,相当有趣。

按照房龙的推荐,地理书应该拿着地球仪,边看地球仪边看书,甚至看地球仪的时间要大于看书的时间。昨天刚好在看南美,突然感觉南美和非洲好近,大西洋似乎没有想象那么大。仔细量了一下,发现非洲到南美洲大概2900公里,这个距离刚好等于北京到三亚的距离。这个事实有点mind blowing。

随后我打开了地图(这里推荐百度地图,在长距离测距的时候会自动显示为弧线,而且有地球仪模式),发现从上海以5000km画个圈,向北可以覆盖俄罗斯的大部分国土,向西可以抵达阿富汗,向东可以到达日期变更线,向南却只能轻轻擦到澳大利亚的一个角。而如果以葡萄牙的里斯本以5000km半径画个圈向西可以到达美国的波士顿。而向东向南范围的各种大陆和内海就更多了。也难怪葡萄牙虽然国土很小,但是开创了大航海时代,成为了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世界大国。

其他一些随想:

昨天在韩国仁川机场,感慨机场服务好物价便宜(机场内的Baskin Robbins冰激凌价格和外面完全一样,星巴克价格也一样),国内机场服务差物价昂贵。同时也意识到韩国虽然只有四千万人口,但是仁川机场却相当繁忙,而且是亚洲重要的转机场。回来打开地球仪一看果不其然。如果从美国西雅图到吉隆坡拉一条测距线。会发现这条线经过了首尔,上海,杭州,香港,胡志明市。而这条直线两侧更是有新加坡,珠三角,台湾,长三角的众多发达城市。所以也难怪首尔能成为东亚和东南亚前往美国的重要转机点。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