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郁

Posted onCategories未分类, 未分类

一遍又一遍是多少遍
一天又一天是多少天

沉重的肢体在混沌的大脑牵引下,摇摇摆摆的沿着记忆缓行;推开门,扔下包,倒在熟悉的椅子上,许久才喘出第一口气,然后我开始慢慢的试图感觉身体各个部位,脖子、胸腔、腰椎、指头、还有无论如何摆弄都不舒服的肌肉。没有用,躺了半天还是如发烧了一般浑身无力动弹不得。任何的声音此刻都异常的显得烦躁,更不要提门外那对男女尖声的争吵。

最能给我存在感的是肚子,里面应该空空荡荡感觉却像胡吃海塞了一通。我开始想象,也许是某种严重的疾病,我还蒙在鼓里毫不知情。我到医院去,不负责任的医生又耽误了病情,于是一切突然变得无法挽回。在想象中,那个生病的我在尽力找些能让自己快乐的事物:最近看的笑话、曾经看过的美景、被我感动的人们……然后思绪不可遏制的延伸向尚未实现的梦想,无力感重新袭来整个将我吞没。

我便呆呆的既睡不着又不愿醒着,恍惚中迎来又一个黎明。原来,昨晚我特意敞开了窗帘。

4 thoughts on “积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