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

偶尔给孩子讲了几个恶俗的动物笑话(比如熊拿兔子擦屁股),小朋友开始不断央求我讲笑话,可惜没多少存货便想求助于网络。检索一番发现笑话这东西还挺考验知识体系,大部分笑话都是成人的、政治的、三俗的,如果缺乏相应的生活经验和背景知识,哪怕是经典的笑话也会变成“冷”笑话。

同时又在思索《猫和老鼠》作为经典的喜剧作品,为何能在各个年龄段的收获持久的喜爱呢,恐怕最大原因也是其围绕着视频这一叙事方式,剥离了“语言”手段推动的故事。这种形态不正是这些年火热的直播/短视频的本质吗?

作者:Gem Chen

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