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向左转,中国向右行.[香港 东方日报]

今次全球金融海啸,标志 新自由主义的失败,这对世界思潮与社会运动亦产生极大的影响,各国开始不断向左转,反思自由放任的资本主义危害,但中国却似乎与世界背道而驰。

这轮金融海啸引发各方的反思,很多人将此归因于资本主义的罪恶,在欧洲一些国家,很多人开始怀念社会主义,反资本主义的情绪在蔓延,最明显的佐证 是,共产主义理论鼻祖卡尔.马克思的巨着《资本论》,目前在德国极为畅销,销量比去年猛增叁倍,很多银行家以及经理人都成为读者。另外,由于失业率升高, 欧洲等国左翼工会的组织不断壮大,左翼政党的支持率大为提升。

在美国,主张加强政府对经济的监管,从而达到维护社会公平的民主党候选人奥巴马,支持度已经抛离共和党候选人麦凯恩,胜券在握。在拉丁美洲,左翼 政党执政的国家比比皆是。由于拉美国家的经济泡沫在前几年爆破,导致左翼组织在拉美广受欢迎,而新自由主义在当地被批判得一无是处。

在几乎所有国家都在反思美国华盛顿共识所带来的危害时,中国却偏偏继续以美国为师,无论是金融创新,还是农业问题,都在新自由主义的道路上急进。

土地私有化新一轮瓜分

中共十七届叁中全会日前就农村改革作出决议,允许农民可以多种形式流转土地承包权,当局称这是农村改革的伟大进程。当局虽然将这项政策进行多重包 装,但剥开华丽的外表,不难发现,这个伟大进程就是土地私有化。承包权延长到七十年甚至永久,这就相当于变相私有。另外,当局虽然表面上只限定农民之间流 转,但农民大多并不富有,并无财力进行流转,真正有能力进行流转兼并的是地方乡镇的官员,或者资本集团在农村的代理人。

土地可以买卖,这是北京的最后一招,是继城市的国企改革大瓜分之后,农村的新一轮瓜分,这恐怕亦是中国今后为数不多的暴富机会之一。但这一轮的瓜分,就像今次华尔街金融寡头对世界各国的掠夺一样,同样充满了资本主义的罪恶,充斥 暴力、腐败与泪水。

再比如,金融改革政策上,中国处处对美国制度顶礼膜拜,各种金融设计,不论是人民币升值、银行上市、股市政策,都在美国人指导下亦步亦趋。当全世界都在指摘华尔街的贪婪与无耻时,中国的金融决策者们却想方设法将长安街与华尔街对接。

邓小平当年主持改革开放,有取西方精华、弃其糟粕之意,但形势发展到今天,却不管香花还是臭草都一味引进,不管有害无害都全盘输入。过去叁十年,中国都是在美国主导下的国际秩序中寻求发展,从未想到美国盛极必衰之后,中国应把握机会,争取主动,走出自己的新路。

10.1-10.2骑行滴水湖后记

没有变速器,没有码表,没有备胎,甚至没有前后刹车,我骑过的最烂的车。

这样一辆自行车,驮着我两天跑了150公里,对于很多AVS达20~25km/h的人来说,这样的距离大半天就能跑完了,不过就算是阿姆斯特朗,看到胖子的车的时候还是会大吃一惊:太tmd破了。

上路没多久,我就发现这车有个”特性”,路感非常好,用句极品飞车里常说的话就是:力反馈很到位。地面上的任何颠簸都能精准的传递到车座,没有经过任何的缓冲,直接传递给我的屁股和蛋蛋,-_-!
早上7点我到HSQ家楼下的时候他居然还在睡觉。只好叫他室友,他室友的mm被吵醒,继而他室友被吵醒,继而HSQ被吵醒,-_-!

背包我绑在了车后架上,不方便拆下来,我就站在HSQ家五楼的阳台上看着楼下我的车和东西,等他洗漱。一个穿着军训服的男子乘一辆电单车在小区里面转悠了几圈,鬼鬼祟祟,疑是窃贼。在楼上看着他将电单车停在了我的车旁,大量了旁边几辆电单车,观测了一会儿我的车,四处张望了一下。我当时已经90%确认这是个贼了,从HSQ家阳台上找半截砖头,等他准备撬锁的时候立即丢下去——即使不能命中,也能极大的震摄犯罪。很遗憾,我期待的盗窃始终没有发生,白激动了半天,-_-!

上路了,发现车前胎没气了,到家乐福边上打个气,五毛。刚抱怨打个气真贵,一捏刹车啪的一声:后闸线断了……tmd!不争气的车子,我懒得跟你较真,不管三七二十一,不修了,走!-_-!

高科路上走不远,瞬间上了唐陆公路,没吃早饭,本想在唐镇吃点的,路边硬是没看到能吃的东西。唐陆公路后半段开始,我们的噩梦也开始了:先是一大段灰土路,并且奔驰着大型货车@%&;接着拐上了华夏路,这是真正的梦魇,全程修路。原计划走华夏东路直接上川南奉公路的,走到川沙路我们确信这条路是在全线修路,扬灰和尾气已经让我们头脑发昏,耳晕目眩。一合计,抱着在川沙镇上能吃点早饭的残念,我们拐上了川沙路。很遗憾,当我们看到一列磁悬浮从头顶呼啸而过的时候才意识到我们已经出了川沙镇,前面是光光的大马路,没吃了……昏了,-_-!

真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走不多远便发现路边有几个”路边摊”,大喜过望冲过去,居然还是我喜欢吃的杂粮饼,二话不说直接要两个,我当时差点上来要四个:屯俩在路上。吃饱了观察一下周围环境,哦,原来是在三一重工门口呢。欧耶,感谢三一重工——门口的路边摊。

接着我们就拐上了一条小路,路上还看到扔着一件崭新的小孩的衣服,谁的家长抱着孩子跑这么快,衣服丢了都不知道。不久拐上了川六公路,这段路很窄但很平整,车也少,骑得很舒心,我们开始聊起天,主要内容是八卦。八卦起来时间过的也快,走着走着,我的直觉告诉自己差不多又该拐了。到了一个路口赶紧看路牌,晕了,我们过来的路叫川六公路,左手边的公路也叫川六公路。HSQ明显对这种情况很困惑,我立即将”碧波路”的例子告诉他,他恍然大悟。我们对上海市命名公路的本领啧啧称赞:我们从川六公路拐上了川六公路,-_-!

说实话看到川南奉公路的一瞬间我是很失望的:路牌上写的是”highway”,居然是个二车道的小马路……这条路很让人绝望,时宽时窄,穿越了N多个村落和镇子,感觉就是没有尽头,每次从很窄的二车道突然上到六车道的大路时我都疑惑走到头了,过了路口一看路牌,还是川南奉,真是孙悟空的金箍棒啊,可粗可细,可长可短,变化多端。

川南奉行至南汇,我们有点犹豫是穿过闹市走南港公路呢还是绕过闹市直接走拱极路。借鉴了在川沙的经验,我们决定走拱极路。这是另外一条让人绝望的路:GoogleEarth上这条路只有一半,另一半还是田地,也就是说这条路修通才没多久。没有任何的绿化可言,路边的树还没人高,路上的车稀少而高速,车速之快让你无法分辨刚刚呼啸而过的是一辆东风大卡还是一辆普桑。由于这条路是朝浦东机场的方向的,越往前走,从天而降的飞机就越大,走到后面我们都能用肉眼清楚的分辨飞机尾部的标志和放下的起落架以及关的严严实实的舱门。浦东机场的航班真是频繁,我们不由的为当地居民的生活环境担心起来。但很快我们就找到了一个在光光的荒荒的大马路上骑车的乐趣:看天识飞机。约一分钟就会有架飞机从天而降从我们头顶滑落,我们看着硕大飞机猜测这是什么型号和什么航空公司。我几乎一个都不认识,突然飘下来一架春秋航空的,我立即知道了这是一架A320(在我的印象中,春秋的都是320……)其余的绝大多数是不认识的国家的,我们二人为自己的无知深深的对中学的地理老师道歉。此处我们还探讨用枪把飞机打下来的可行性。还yy着要是小布什的飞机在这里被我们打下来,中美之间会发生什么,嘿嘿,-_-!

拱极东路走到没路可走往右拐就是军港公路了。这也是一条二车道的小路,上路不远看到一个衣衫褴褛的阿乞,飘然的从对面走来,很深情的注视着灰头土脸的我们。我俩互相对视说:这个哥们估计也是骑车去滴水湖露营的,回来就成这样了……

军港公路接着就是南滨公路,走到这里已经中午12点了,我俩都饥肠辘辘的。路边兀的出现了一个大牌子,HSQ高喊:”鸡蛋汤!” 我定睛一看原来是:”军安蛋鸡场”,昏倒。HSQ直向我抱怨没让他吃中午饭,都产生幻觉了。

在往前走就是塘下路,这里被几个公路车男高速超越,后来看到了他们在”东大公路”集结,看到东大公路几个字,我以为进入时空隧道,把我传送到九龙湖了呢! 塘下路有个水闸,上面写着”毛主席万岁”,顿时感觉这里历史的久远。

不远就上了双向N车道,极其豪华的临港大道。离目的地越来越近,也不禁激动起来,虽然蛋蛋和屁股都快没知觉了,还是加把劲儿往前冲。终于在中午1点半,顶着骄阳,来到了滴水湖边上。从早上8点出发正好5.5个小时,大约65公里,第一阶段终于完成了。

接下来会有惊心动魄的:寻海,迷失芦苇荡,人蟹大战,露营,回程。

第二章

寻海,迷失芦苇荡,人蟹大战,露营,回程

文接上回,抵达湖边的时候正值最热的午后2点,抵达目的地的喜悦完全被疲惫超越,我们大概看了一下广阔的湖面后就商量去哪里扔下东西休息会儿。由于迎路的地方人太多,我们去往靠近北岛的湖边空地:这个所谓的”北岛”是我看了网上别人写的游记这么称呼的,因为南边也有一个岛-_-!

车子由于绑了大包不能直立放置,索性也让它躺倒。我们席地而坐,根本顾不得拿出坐垫,瘫倒在湖边。纷纷拿出吃的喝的开始大快朵颐:真的是大块的哦,我们买的大块的牛肉……奇怪的是我还能尝出牛肉不怎么好吃,而没有出现”饿的觉得什么都好吃”的境界,足见我饿的还轻。带的水很快就喝光了,望着荒凉的湖边,我在思索网上游记提到的那个”快客”会在哪里……据说那是这里方圆十几公里唯一的超市和人类遗迹。在刺眼的阳光下,脱了鞋子,就那样躺在滴水湖边,在混乱的思维中,不知不觉睡着了……

一觉醒来,3点半了,湖边的人走掉了大半,原来热闹的周围一下子冷清下来。我还以为自己梦游到别处了呢,等确认自己还在原来的地方后,我们开始思考接下来该干什么。湖就在眼前了,接下来应该去看海了吧……HSQ家虽然靠海,但是我可是没见过大海的(这句话好像跟前面半句没关系)。不过海又不是天外飞仙,虽然没有亲眼见过,也早没了好奇心。根据地图上的标识,我们收拾东西往”东海大桥”的方向去了……

走出去没多远便看到一家超市:家得利。幸亏不是”罗森”,因为如果是罗森我会说:咱再往前走走找那个快客吧。(罗森东西屎贵的)。我如果继续走就能看到快客:只剩下招牌的快客:店没了……so,幸亏是家得利。购得足够的淡水和干粮后继续前进。

也就是在这个时段,我发现了道路两边不时出现的螃蟹——尸体。几十米宽的大马路上出现螃蟹让我很是困惑,随着看到的螃蟹越来越多,我不禁开始想象这些螃蟹是从哪儿来的:1,这条路上经常走运输螃蟹的车,从车上跳出来的,2,前两天暴雨从别的地方顺着水流出来的,3,自己从路两边的地方爬上来的,4,附近的人买了烧烤没吃完扔掉的………………这个奇迹成了困扰我的最大的问题,接下来的几天里我反复在思想:螃蟹究竟从何而来!!???

这里我真正见识了”荒凉”,双向六车道崭新的柏油马路,我们骑了几公里只看到了一个别的人——和N只死螃蟹一只死龙虾两条狗。路边居然有个”上海海事大学”,怎么会有老师肯来世界的尽头教书?相比之下JLH太繁华了~~

沿着那条巨荒凉的路一直走到了东海大桥下:真的是桥下。这个貌似能上桥的路居然不是上桥的,路的尽头是掩映在两米高的草丛中的大拐弯,我们想当然的认为这是通往另一片境界的天路,等我们费了N大的劲儿转过来后发现回到了原来的路上:这tmd居然是个环!!气急败坏的我们把怒气撒到了随即碰到的两只恶狗身上:我对它们怒目相向恶语相加,它们对我报以狂吠和森森白牙:我们自取其辱、落荒而逃……

前面再走不多远,我们见到了这条路上第四和第五个人:坐在一辆轿车里……他们显然比较专业,在一个诡异的牌子处转上了一个诡异的上坡。我们决定碰碰运气,也转上了这个上坡。看起来还不错,上来就看到了第六和第七个人,学生样子的,应该是那座世界尽头的学校的学生。上来这条窄路视野瞬间开阔:左边是绵延很远的芦苇荡,右边是雄伟的东海大桥和芦苇荡,前面是X天相接,我猜应该这个X应该就是海了……

一瞬间我们们出现在了东海大堤上:东海果然在我面前了,那个X果然是海。如果不是那个桥叫东海大桥,估计我们也无法确认这个到底是东海还是黄海或者是黑海:因为海滩的确是黑的。大堤边上在施工,防波堤上都是垃圾,蚊虫乱飞,没想到我第一眼看到的大海这么丑。就好像一个我意淫了无数遍的美女,见的第一面是在卫生间:她正扶着墙吐的天花乱坠¥%……&*(

有点失望的我没有下到海滩上,只是站在大堤上眺望了一会儿,HSQ跑下去确认了一下:沙子都是黑的。废话,我站在大堤上也能看出来。

由于不想走回头路,我们向一位骑摩托的大叔打听沿着大堤能否回到滴水湖。大叔说能,就是稍微远点。远点不怕,走回头路多无聊,沿着大堤应该挺有趣。于是我们踏上了至今让我们心有余悸的路程。

沿着大堤骑行,我又发现了更多的螃蟹,这螃蟹明显是”河蟹”,不可能从海里出来的。但是它们为什么要爬上大堤呢?我纠缠不清的思绪又增加了几分混乱,满脑子都是螃蟹:公路上的螃蟹,大堤上的螃蟹#¥%……&

骑了足够远,前面的大堤似乎依然没有尽头,迥然出现一条碎石小径从大堤上垂直的深入芦苇荡,延伸向滴水湖的方向。我们一面期望着这就是回到滴水湖的路,因为看起来确实直线距离不远了,一方面期望着不是这条路,因为那路哪儿能骑车啊,车骑我还不错。两位刚好出现的好心人告诉我们:他们也不清楚这条路能否通往滴水湖。但他们居然沿着这路走掉了?!!晕了,没的说继续前进。

再连续经过了两条类似的路后,我们决定放手一试:这路看起来明明是通往滴水湖的方向的,路况虽然差,但也通不到别的地方吧。彼时天色已暗,时间已经接近五点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