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fference Between God And Larry Ellison-有感于Oracle收购SUN

前天晚上Oracle以74亿美元的”贱价”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收购了曾经一度市值达2000亿的SUN。

因为我是做Java/Eclipse开发的,这个消息无疑对我是很震动的——鲍尔默也说他很震惊,我身边的每个关心这件事儿的人都很震惊。

尽管在IBM收购SUN失败后,我就猜测具有光荣收购传统的Oracle很有可能接手SUN(自2005年以来,Oracle先后斥资400亿美元收购了50多家软件企业),但是,没想到”先知”会出手这么快,这么狠——只比IBM的出价每股多了0.1美元就成交了。

我不禁想起了我买过的一本书《Difference Between God And Larry Ellison》,里面开头有个情节:

他(埃里森)向我(作者)走来,穿着一件T恤衫,上面写着"Sayonala"(日语:再见),他微笑着对我说:”Hello!”。
他就是这样的人,嘴上说着hello,衣服上却写着goodbye……

拉里·埃里森一直是我最崇敬的企业家,任何人都承认他运气好,但是他那种极度的自信和霸气,无疑是能够把Oracle这艘巨舰控制的稳稳当当的法宝之一。也是我最需要向他学习的地方:要有强烈的自信和霸气,即使是毫无资本的自大,也不能自卑和自暴自弃。

张江大学城

昨天雨下个不停,本以为今天依旧会下雨,不想一早醒来阳光灿烂,晒的脚发烫。
洗洗衣服打扫了一下房间,登上自行车便出门晃悠去了。

漫无目的的游荡在空旷的张江,不知不觉走到了张江药谷附近。节假日的张江总是空空荡荡的,偶尔有辆车开过,路上要不是有 有轨电车的施工队恐怕真的是空无一人了。等我想到要到张江大学城看看的时候,才发觉我已经在大学城了。

先去的是上海中医药大学,宽大的校门只留了不到一米的小缝,正好让我的自行车溜进去。校园不大,操场上人气旺盛,路上罕有人迹。校园里的雕塑继承了张江雕塑的光荣传统:诡异、奇特、莫名其妙。校园里的女生都很朴素,想想也是,哪个花哨的女生节假日还守在学校。绕着学校兜了一圈,发现张江的绿化真不错,到处都是修剪的整整齐齐的草坪。这个学校后面靠着小河一条,河边的草坪上有一段无染伫立着三棵高大的树,貌似是松树,那种气势和气质,真是棒极了。我忍不住跑到树下面想靠着他们,顿时宛若在锡林郭勒大草原上 (╯_╰)

之后便晃悠着去复旦张江校区,这里校园更小一些,但门的缝更大一些。假期的缘故,校园里同样没什么人气。足球场草坪真是棒极了,整个田径场地没有一个人,搞的我一冲动想去上面跑个三千米。要不是穿着帆布鞋估计我真进去跑了。转到自习室的门口时,恰逢一个男生推车的时候把水杯摔碎了。他无辜的看了看我,我用肯定的目光对他表示了同情。到自习室的时候顺便去方便了一下,复旦同学们的学习精神真让我钦佩。几乎每个位置都摆着书:当然,1/10的位置有人坐着,想必大家还在午休吧。不过假期的时候还能这样,已经让我很赞赏了。要知道,俺可是来自于号称 “学在东大”的东大的啊,俺的同学们曾经把图书馆的门都挤坏了的啊。

这里的校园都很小巧,让习惯了九龙湖那种粗犷和狂放的我不禁有些惊奇和茫然。转而回味起九龙湖的点点滴滴,快一年了,不晓得那里如今是何模样了。


Get busy living, or get busy dying. 【忙活,或者等死。】

4/4/2009

清明,唯一的既是节日又是节气的日子。
下午去超市囤积粮食,看到奇怪的一幕:一位妇女将购物车里的东西都拿出来放在地上然后扬长而去,我都看傻了,看着放在地上的蔬菜水果不知所措,旁边的人也懵了。转了几圈一直觉得少买了什么东西,终于在拿了一瓶伏特加后心里舒服了…没有绝对的了,拿了个卡夫卡的,没尝过。
回家尝了一口,还行。


Get busy living, or get busy dying. 【忙活,或者等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