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人士

与第三任女友约会吃饭的时候同时叫上第一、二任女友 —— 这就是今天我听到一个“成功”人士的事迹。

类似的故事我只知道曾经发生在王永庆身上,《游龙戏凤》里的刘德华应该也算一个,个人记忆范围内别无他人了。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啊!

电视台风云/Network

1976年,导演:西德尼·吕美特
看看主角的这些话,不正是我们的当下么?
1. 因为你们,还有正在看我节目的6200万美国观众。因为你们当中看书的人不到3%,看报纸的不到15%,你们只关心怎样才能从电视里找到解脱。现在,有整整一代人,根本不知道电视外面是什么。电视是福音,是最终的启示,它能让你当上总统、教皇、总理,也能把你从这些位子上拽下来。它是这个不信神的世界里最强大的令人敬畏的力量。如果电视被坏人利用了,我们难道不应该难过吗!
【CCTV疯狂的诽谤Google,我们难道不应该难过么?】
2.我们玩的就是虚的,没有一样是实在的!但是你们大家日复一日夜复一夜地坐在这里,你们有着不同的年纪、肤色、信仰,我们是你们所了解的一切。你们愿意相信,我们在这里编织的幻境,你们会认为电视是现实,你们的生活是不真实的。你愿意做电视里让你做的任何事,你像电视里一样穿,一样吃,像电视里一样养孩子,甚至像电视里一样思考。这就是民众的疯狂,你们疯了你们知道吗!
【超级/快乐女生?《奋斗》?易中天品三国?于丹说论语?你们疯了你们知道吗?】
3.我不需要告诉你们事情很糟糕,因为所有人都知道。现在是个萧条期,每个人都失业,或者说战战兢兢的怕失业。1块钱就像过去的5分钱,银行都完蛋了。售货员带着枪站柜台,满街都是朋克。没有人知道能做些什么,这种生活似乎看不到头。我们知道空气不适宜呼吸,也知道我们的食物不适宜吃。我们坐着看电视,听某些新闻播音员告诉我们:今天我们有15起杀人事件和63起暴力事件发生,就好像这是应该的一样。我们知道事情很糟糕,比糟糕更糟糕,应该说都疯了,所有事情所有地方都疯了。所以我们哪儿也不去,我们坐在家里,慢慢地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变得越来越小。
【三聚氰胺,苏丹红,甲醛……下岗失业,应届生找不到工作,满街都是非主流……所有事情所有地方都疯了】

电视台是这样,网络又何尝不是?
so, 关上电视/电脑,去看书、去和朋友们游戏、去找回真实的自己。
别在屏幕前装腔作势,自怨自艾了,那个不是真实的自己。

Windows vs. Walls

This epic struggle explains why we make what we make and do what we do. The thing that gets us out of bed every day is the prospect of creating pathways above, below, around and through walls. To start a dialogue between hundreds of devices, billions of people and a world of ideas. To lift up the smallest of us. And catapult the most audacious of us. But, most importantly, to connect all of us to the four corners of our own digital lives and to each other. To go on doing the little stuff, the big stuff, the crazy stuff and that ridiculously necessary stuff. On our own or together. This is more than software we’re talking about. It’s an approach to life. An approach dedicated to engineering the absence of anything that might stand in the way…of life. Today, more than one billion people worldwide have Windows®. Which is just another way of saying we have each other.
[上面这段话见于MS网站:http://www.microsoft.com/windows/windows-vs-walls.aspx]
被墙惯了我看到的时候,居然有点感动,生我者父母,知我知盖茨大叔也%>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