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 2009

一次仨小时

生活就像一排门,你永远不知道下一个是什么“门”。 昨天上午我还在好好的写着代码,中午突然一封邮件打破了我的生活:晚上原来的项目组诚邀我去唱歌,时间7:00-11:30pm。 本来晚上打算回家洗衣服的,但是同事们热情相邀实在让我为难,只好调整心情,忘了那堆衣服和袜子吧。 晚上的情况… 阅读更多 »一次仨小时

2009年7月24-26日

从24号晚上6点15从公司出发到26号的9点整踏入了家门,这个周末是在苏州度过的,跟峰哥、二爷和saint童鞋 这次是离校后我们四个人第一次聚在一起,一年多来我过的浑浑噩噩:工作没有丝毫的进步亦没加薪,职业技能也没有什么大的提升,真是让人心灰意冷的一年 还好saint童鞋率先成为… 阅读更多 »2009年7月24-26日

再赞Buckethead

《Colma》里的<for mom>应该是我听过遍数最多的曲子,至少有上千遍了。 这首曲子无数次把失眠的我催眠,无论多么烦躁的辗转反侧的夜里只要听上这首曲子总能沉静下来。 还有在嘈杂的办公室里闹哄哄的车上,Buckethead像直接扫在我的心弦上一样,使我轻快愉悦,并… 阅读更多 »再赞Buckethead

意大利趣闻两则

昨天看了个电影《格莫拉》,讲意大利一个臭名昭著的黑帮。除了里面怪异的楼房结构没留下什么特别的印象,倒是豆瓣里网友们对于意大利的争论引起了我的兴趣。貌似有个“众所周知”的说法:意大利是欧洲最像中国的国家。这个让我很意外,一直以为意大利是个像法国那样欧洲国家一样的。他们提到了一个视频… 阅读更多 »意大利趣闻两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