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仨小时

生活就像一排门,你永远不知道下一个是什么“门”。

昨天上午我还在好好的写着代码,中午突然一封邮件打破了我的生活:晚上原来的项目组诚邀我去唱歌,时间7:00-11:30pm。

本来晚上打算回家洗衣服的,但是同事们热情相邀实在让我为难,只好调整心情,忘了那堆衣服和袜子吧。

晚上的情况从8点钟开始急转直下,本来是Fins一直在唱五月天的歌,我也稍微唱唱,其他人在打80分,然后8点一个电话过来,fins就走了,这下除了我所有人都在打80分……

好乐迪的大包厢里,我只好自娱自乐。只见我一个人在一首接一首的唱,他们只顾闷头打牌……唱到10点的时候,我居然还不觉得累。太屌了!我的专业精神真让自己震撼~8~

整个晚上就是我一个人的专场,唱完男的唱女的,唱完华语唱英语。

最后俺终于明白,原来他们只是过来打牌的,俺是过来放音乐的!¥%……&*()

有了这次经历,以后再也不怕KTV了,原来我也能一次仨小时!!

2009年7月24-26日

从24号晚上6点15从公司出发到26号的9点整踏入了家门,这个周末是在苏州度过的,跟峰哥、二爷和saint童鞋

这次是离校后我们四个人第一次聚在一起,一年多来我过的浑浑噩噩:工作没有丝毫的进步亦没加薪,职业技能也没有什么大的提升,真是让人心灰意冷的一年

还好saint童鞋率先成为“四有男人”,大幅度提高了我们的平均水平 🙂

从苏州站回吴江的路上,我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感受着夜晚的凉风,由于太过兴奋,居然还被他们笑说是“紧张”。well, 我承认,这是我第一次坐同学的车,而且车里坐的都是我的同学,的确很爽,我不免兴奋。

晚上在旅馆打Uno牌,并且在零点的时候组织三位帅锅向小宝(Jeffy同学)用各自的方言 表达了热烈的生日祝福,小宝同学当时睡的稀里糊涂,不晓得有没有明白我们在搞什么

25号上午9点半我们“早早”醒来,在街上晃悠了一圈后就开拨同里,高度商业化江南水乡倒没有多少惊艳,倒是胡弄里一家打枪的摊子给我们带来了不少欢乐,拿BB弹的气枪打气球的事儿不是第一次做,可是这次却更有趣,四个成年人围着打气球的摊子噼里啪啦一阵哈皮。

中午吃过丰盛的大餐,随即回到市里打桌球去。我一年没打过桌球,杆都不会拿了。居然被二爷打了个七星……不知怎的,打球的时候我总是在想木月和初美,试图想象木月打出那很有难度的最后一球,想象初美打球时优雅的身姿。可想我自己总想渡边彻:被打的大败,很艰难的才能偶尔赢回一局。不过我打球的时候没有喝百事可乐。

晚上大家决定不再出去逛游,于是在我的提议下开始喝酒,先是开了4瓶大富豪,我从没有喝过也没有听过这个啤酒,他们都说还不错,果然还不错。小店没有那么多规矩,我们喝的四瓶又中了三瓶,服务员问我们是抵账单还是继续上,我们选择了后者。于是她高兴的又上了三瓶。由于不用开车,saint童鞋酒兴也很好,觥筹交错杯盏起伏,我们回忆着以前喝酒的情景喜笑颜开,三瓶又开出了两瓶,两瓶又开出来一瓶,终于,一瓶没有再开出一瓶,我们也不再多喝,回到住处斗地主,几圈下来一个个都倒头呼呼大睡,不亦乐乎

次日本来打算去唱歌的,可惜KTV爆满,随即大家开往金鸡湖。烈日当头,只好在草地上树荫下打牌,打着打着峰哥和二爷同步发困,直接在草地上就开睡,我也坐着无趣,脱了上衣呈太字形入眠。醒来之后已不知过了多久,在草地上互相打了一阵子累的不行,很快日斜风起,我们也开始踏上返程的路。

回到家的时候虽然不觉得累,但周一整个下午都极度地发困,但四个好友在路上唱歌兜风吹牛的快感久久不能褪去,多美的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