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年咱也准备去考公务员

今天看新闻, 说好多昨天考公务员的考试居然连柏拉图的老师是谁都不知道. 全国最咸的湖也不知道. FT, 常识都没有, 这样的人能要能考上公务员, 我党的素质怎么能不下降.

为了提高我党的素质, 为了更快更好的建设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解决日益严峻的干群关系, 缓和各民族之间的矛盾, 明年咱也准备去考公务员. 而且听朋友说公务员工资已经涨了三倍了. 我X!

——————阿岳的<无路用的人>———————

词/曲:张震岳
每天我醒来在床上就在发呆
我的脑袋跟天花板一样空白
昨天在干嘛 明天要干嘛
我的灵魂 似乎不在我的身上
唉呀 未接电话那么多
我想 狗屁事也非常多
好希望 这是一场梦
可以让我 轻轻松松忘掉很多
哇勒干 怎么可能会是一场梦呢
我很自由 可是没有工作
是一种痛苦的自由
我在惊什么 我在怕什么
也许 自由 是我逃避的借口谁能够告诉我 我哪里出了错反省 是多么重要的事情
可是我到最近才慢慢了解
笨蛋 这两个字我常常骂别人
现在 我只会骂我自己
我了解自己吗 不知道
都已经几岁了 还不知道
这几年 用尽所有力气
试图证明我跟别人不一样 懒觉啦
我的白痴自信和白痴骄傲 害了我
女朋友也跑掉
我还怀疑她妈的她跟别的男人上床
原来问题出在我这里
我没听她说 她心里面的话我真的好想她 但美梦已不再我很欠骂 我是傻瓜 我好辛苦 失去方向
我在怀疑 我在忍耐 我在等待 我在干嘛
我很欠骂 我是傻瓜 我好辛苦 来 跟我一起唱
一起唱 一起唱 一起唱度日如年哪 支离破碎的生活
我就象是没灵魂 在街上晃呀晃
象一滩死水 一种绝望的感觉
没有多余的眼泪来可怜自己
没有人陪我 寂寞的街上
霓虹灯闪耀 它似乎在笑我
哈哈哈 无路用的人
啦…啦…啦…啦…
无路用的人

词/曲:张震岳

每天我醒来在床上就在发呆

我的脑袋跟天花板一样空白

昨天在干嘛 明天要干嘛

我的灵魂 似乎不在我的身上

唉呀 未接电话那么多

我想 狗屁事也非常多

好希望 这是一场梦

可以让我 轻轻松松忘掉很多

哇勒干 怎么可能会是一场梦呢

我很自由 可是没有工作

是一种痛苦的自由

我在惊什么 我在怕什么

也许 自由 是我逃避的借口谁能够告诉我 我哪里出了错反省 是多么重要的事情

可是我到最近才慢慢了解

笨蛋 这两个字我常常骂别人

现在 我只会骂我自己

我了解自己吗 不知道

都已经几岁了 还不知道

这几年 用尽所有力气

试图证明我跟别人不一样 懒觉啦

我的白痴自信和白痴骄傲 害了我

女朋友也跑掉

我还怀疑她妈的她跟别的男人上床

原来问题出在我这里

我没听她说 她心里面的话我真的好想她 但美梦已不再我很欠骂 我是傻瓜 我好辛苦 失去方向

我在怀疑 我在忍耐 我在等待 我在干嘛

我很欠骂 我是傻瓜 我好辛苦 来 跟我一起唱

一起唱 一起唱 一起唱度日如年哪 支离破碎的生活

我就象是没灵魂 在街上晃呀晃

象一滩死水 一种绝望的感觉

没有多余的眼泪来可怜自己

没有人陪我 寂寞的街上

霓虹灯闪耀 它似乎在笑我

哈哈哈 无路用的人


啦…啦…啦…啦…

无路用的人

“IP,IT,MBA各来一个”

本故事纯属真实, 如有雷同, 实属不可能.

时间: 最近的某个晚上

地点: 浦东八佰伴旁边的百思买

人物: 某带眼睛的低调女

事件:

       我和Jeffy在百思买Ipod Touch的柜台前把玩, 当时柜台上有一台Touch一台Iphone, Jeffy拿着那台IT在耍, 我拿着IP在耍. 这个时候过来了一个带眼睛的低调女, 该女长相衣着手袋等都极为普通, 并不很惹人注意. 低调女过来看到我俩手中把玩的东西, 招呼百思买的销售人员说想看看机器. 一个长得高高帅帅的售货员走过来问她要看IP还是IT.

        低调女说: 我不知道什么是IPhone什么是ITouch.

        售货员说: 您是要看手机呢还是MP4.(并掏出自己的白色IP给低调女展示)

        低调女说: 我要买手机.

        售货员说: 哦, 那就是IPhone了. 您是要白色的还是要黑色的?

        低调女略微思考一下: 黑色的吧.

        售货员说: 好的, 我给你拿张单子填一下.

        (少顷, 售货员拿了张单子过来,)

        低调女随即转指着IT而对他说: 这个也给我拿一个吧.

        售货员略微惊讶, 不过瞬间恢复了职业的平静, 开始问她: 您是要8G, 32G的还是64G的?

        低调女说: 32G的吧, 太大了也用不了.

        售货员喜出望外的说: 好的, 我再给你拿张单子.

        当售货员再拿了张单子走回来的时候, 低调女走到了Mac Book Air的前面掂量了几下, 转而对着正在填写销售单的售货员说:

        这个是你们最薄的吗?

        忙着签单的售货员听到问询声, 惊讶的转过头去, 两秒内没有说出话来……

听到这里Jeffy和我早就被低调女强大的魄力弹开了数米, 以至于没有听清楚后来他们的对话, 实属遗憾. 但这位牛x的低调女还是让我深感落魄. 作为一个买不起IT的IT民工, 怎能不对一个连IP和IT是什么都不知道却一口气要买下IP,IT甚至MBA的人怀有几分复杂的心情呢.

有诗为证: 扪参历井仰胁息, 以手抚膺坐长叹!

上帝与狗

昨天在洗碗的时候, 我突然意识到: dog反过来就是god, 这个很神奇, 狗居然和上帝有这么亲密的关系. 于是乎我试图找到更多的类似的单词, 但想了好一会儿也没有想到第二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