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发了不要问那路在哪

    自赠诗以勉

少壮理当苦耕耘

岂敢蹉跎负青春

何惧夜长路遥险

曙鸡未鸣整寒衾

——————————-

这几天我一直在问自己一个问题: where shall my blood be spilled?

感谢这几天帮助过我的各位同学, 尤其是南大几位研究生同学.

It’s about the future, I will think twice.

缅怀捷安特同志

捷安特700,一辆具有跑车外形的菜车, 我曾经拥有你.

你瘦弱的筋骨, 一次次载着我披星戴月翻山过海赴汤蹈火……取经路上, 从默默无语到吱呀做响, 你的付出我看得到.

没有人能够想到你的使命会如此毫无征兆的戛然而止, 宛如北京扑面而来的沙尘暴, 那种刺啦啦的痛苦充满了我的眼耳口鼻. 让我流不出眼泪, 听不到声音, 说不出话, 闻不到路边的烤羊排

捷安, 我的好安特, 你在哪里呵, 你在哪里?

———————-

写在后面:

这篇文章在google退出中国的前一天晚上其实已经写好了, 放在live writer的草稿箱里, 本来准备第二天稍微修改一下就发布了的. 但是, 第二天, google退出中国了, 群众纷纷表示很震惊, 在我发现我的blog显示出如下一段话时我更震惊了.

blocked
更换了一台免费主机, 却怎么都访问不上, 可恶的万网dns一天只能改一次. 后来不得已买了sugahosts的主机, 总算今天把东西都倒腾过来了.
失去的车已经不再让我那么伤感了, 倒是回家的时候觉得拥挤的楼道宽松了点点;-9
但还是把它发出来, 纪念我失去的车和google.

春哥!快救谷哥!

hero_main

谷哥去意已决, 春哥快上吧.

走吧google, 跟和谐国谈开放与自由是与虎谋皮, 无论你去向何方, 我们都会翻墙越洋, 追随你的.

几乎所有内媒都在说google不遵守中国法律, 却没有任何媒体说明google不遵守哪条法律.

真不知道这帮人怎么在自己都不知道人家违法了哪条法律的情况下说人家违法的.

说来也是, 想想这是能产生”临时强奸”,”跨省追捕”的兲朝, 一切就明白了.

“所有的人,不管他们是自愿帮助民主获胜,还是无意之中为民主效劳;不管他们是自身为民主而奋斗,还是自称是民主的敌人,都为民主尽到了自己的力量。所有的人都汇合在一起,协同行动,归于一途。”—托克维尔[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