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把枪

这两把枪是真实存在的,一把是带光学瞄准镜的狙击步枪,巴雷特;一把是普通的步枪。都是黑黝黝的,黑色显然是最有力量的颜色。
昨天当我沿着后村的草房顶试图逃跑的时候,平日里不过一人高的土墙居然一夜之间如长城般矗立在眼前。碎土和着石块让我无法攀爬,这突如其来的挫折将我再度赶回后村。
摸索回破旧的一层平房,关上已经锈迹斑驳的铁门,我告诉自己,得跟他们拼了。
那把枪居然还在那里,我已经触到了枪管的冰凉,用力一拽,操!
枪托居然没了!难道被他们做饭当柴火用了?!!待我端起只剩半截的看起来很别扭的枪身时,惊讶又脱口而出一句脏话,因为枪管也歪了……
看着下垂的枪管,我不禁想到那年学校一个办公室失火,那台吊扇被烧的扇叶下垂,仿佛一个凳子,抑或像个美国电影里经常出现的傻逼外星人。这下垂的枪管似乎是别人故意弄给我看的,想告诉我:硬不起来了吧?
这个问题极大的刺激了我,于是我疯狂的找另外一把枪,边翻箱倒柜的找边喊:我的巴特雷呢!我的巴特雷呢!每次我一激动就会把巴雷特说成巴特雷,但从来不会说成巴特尔。
等我把巴雷特找到的时候,她的状况也不好,光瞄找不到了。一把没有光瞄的大狙跟一个黑色的拖把有什么区别?
还好,它还能用,我立马塞进去粗大的吓人的.50子弹,瞄都没瞄朝着那个方向打了一枪。
砰——!
好的雷暴龙~ 我低吟了一声。
等我准备开始大干一场的时候,却眼睁睁的看到那个沉重的制退器慢慢的沉下去,整个枪管像下到锅里的面条一样渐渐的软下去……Fuck!这句我却没能喊出来。

偶遇有人在厕所吃饭有感

昨天回家的路上往春晓路的公厕拐了个弯儿, 上海的公厕大都很豪华, 外观前卫内部整洁, 很有魔都气质. 但是再整洁的公厕也是公厕, 我一直这么认为的. 不难理解当我看到几位工作人员在公厕的柜台边烧饭的时候那种震惊了. 尽管他们看起来习以为常, 尽管上海不少公厕确实比不少地方的餐厅都干净(的多), 我还是觉得他们也不情愿在这种环境下做饭吃饭的.

相比起西南旱区的悲惨, 也许在厕所做饭真不算什么. 人家至少是自己烧的饭自己炒的菜, 我们天天吃的谁知道是不是地沟油呢, 相比之下, 在窗明几洁的办公室里吃的盒饭或许还要稍逊一筹呢.

同样是一顿饭, 有人在公厕亦能吃的津津有味; 有人在金茂88层餐厅也觉得索然无味. 但是能在公厕吃的很开心的人到金茂应该会更开心, 在金茂都吃的挑三拣四的人, 到公厕别说吃饭了, 估计喝口水都难以下咽了.

至此, 不禁想到我的校长李瑞清(两江师范学院监督)立下的校训: 嚼得菜根, 做得大事. 我也释然了.

纯爷们的blog

网易有道是个不错的公司

他们有个有趣的产品: 博客男女.

这个小玩意我很早之前就耍过, 今天闲着就又耍了一把, 把我订阅的一些朋友的blog测了一遍:

如下~~所示数据跟我没关系, 有问题找有道去…..

拼凑思维的碎片 [25.0%男性倾向,75.0%女性倾向]

METEOR SHARDS [87.0%男性倾向,13.0%女性倾向]

梦许之地 – WONDERLA. (Alex) [37.0%男性倾向,63.0%女性倾向]

琦的共享空间 [18.0%男性倾向,82.0%女性倾向]

逐梦(ruxbin) [75.0%男性倾向,25.0%女性倾向]

阿楠的共享空间 [18.0%男性倾向,82.0%女性倾向]

I belong to Jesus(鞋匠) [37.0%男性倾向,63.0%女性倾向]

跳出去,太遥远了(syhan) [43.0%男性倾向,57.0%女性倾向]

Say to myself~(candyro.) [75.0%男性倾向,25.0%女性倾向]

两树斑斓(一瞬抚.)[31.0%男性倾向,69.0%女性倾向]

最后就是哥, 唯一的纯爷们, 不信的人自己上博客男女验证:

形愁者思远(admin) [100.0%男性倾向,0.0%女性倾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