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 2010

凤姐惊梦及与推友辩

早上五点钟不到,本是一个盛产美梦的时段,但我居然梦到了凤姐,以至于“我从哭泣中醒来”,不胜愁苦,再也无法入眠。 顺势打开手机看看twitter上有没有啥有价值的内容,却发现中文twitter上弥漫着一股让人不解的气息。本来我一直倡导“莫谈国事”,但是有些言论我实在看不下去了,不吐… 阅读更多 »凤姐惊梦及与推友辩

What a Wonderful World

昨夜的失眠和今晨的意外醒来已经让我坐卧不安了一个上午。 失眠的罪魁应该是那盒不知哪个东南亚国家的咖啡,根据经验哪怕我夜里11点喝的咖啡, 12点钟我都能照常睡着。所以我放心的在晚上10点的时候喝了那玩意,味道还不错,相当不错。早上被对面楼传来轻微但独特的声音吵醒后我甚至没能再睡去… 阅读更多 »What a Wonderful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