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都老了啊

Children get older, I’m getting older too.–<landslide> by Fleetwood Mac

今天看的南方公园第十五季第七集无疑是南方公园播出15年来最伤感的一集. 尽管这集延续了SP恶搞和低级趣味的习俗,但充斥全片的Poops却少了戏谑,多了无奈。

我站在电脑前,抚摸着日渐变大的肚子,想着奔向70公斤的体重,非常伤感(谨以这句话感谢东东枪老师)

当Randy又一次拿着吉他,站在没有观众的舞台上,弹奏起<Landslide>时,我想起之前他向玩Guitar Hero的小屁孩们证明什么才是真正的吉他时,演奏的那首曲子:<Carry on My Wayward Son>。这个年轻时曾梦想当摇滚明星的地理学家,个人认为SP里面最极品的人物,在妻子忍无可忍又一次对他大发雷霆后终于吐露了心声:”I just feel like I might not have a whole lof of time left, and I WANT TO ENJOY IT.” 而这位SP里面最正常最正经的妻子Sharon也终于盛怒之下悲从中来绝望的说:”But I can’t fake it anymore.”

长大的Stan发现曾经喜欢的音乐、电影甚至人物都”Full of shit”,我自己也何尝不在连续的自我否定中变化着:人人网、QQ等我曾经投入了大量时间的东西,现在也被我说成”傻X才玩呢”。我发现自己越来越激进,越来越易怒,越来越不快乐,对自己越来越失望……每当感觉到生活何其操蛋的时候,脑子里都会出现这样一副画面:面对着拥挤的人群,我向后坠入一片深水,岸上的喧嚣声逐渐变小直至消失,四周也逐渐变成黑暗,不断下沉,安静而没有尽头,意识逐渐模糊直至现实中的我也因窒息而深深的喘气。

如苏比说:无可救药的人啊,在一万个倾斜里寻找平衡。

飞行员李献计

关于《李献计李献计》今天我突然明白了很多以前没有想通的东西。

首先,作者叫“年轻优秀的飞行员”,这里”飞行员”这个词对于我们普通人来说就是飞机的驾驶员,但是这个词在某些语境下有特殊的含义。如果你在google里搜”飞行员 叶子”,就能看出些端倪,没错,当这两个词放在一起时,”飞行员”是大麻吸食者的意思,而”叶子”就是大麻叶。

其次,关于片中的”差时症”,网上也早有文章指出某些吸毒者会出现时间感知障碍。

如果理解了这两个关键点,这部短片的一切都很容易解释了:有差时症==吸毒,打穿游戏==戒毒,卖药姑娘更是毒品交易的明证。至于片中天马行空的故事,估计”飞”过的人都有相似的体会吧。这又让我想起了South Park第12季第3集Kenny吸食了猫尿后high的幻想,跟李献计大战本拉登勇救总统女儿的故事有的一拼。

李献计对美元大雾(即梅原大吾)说:我是一病人。他真的是一病人,而且病的不轻。
我们作为没有吸食过毒品的正常人,对于毒品作用下绮丽而壮阔的幻觉怎能不震惊和向往呢?这也是《李献计历险记》能给这么多人带来强烈震撼的原因之一罢。

但是我也承认,无论如何,这都是一部无与伦比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