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思路

每天下班,我都要坐40分钟的地铁和20分钟的公交车。加上等车和走路的时间,每天我花费在上下班路上,单程要80分钟。
这真是一段漫长而又无趣的时光。而我又是非常害怕和讨厌无聊的人,于是我想出了很多方法来打发这段时间。
听音乐是效果最差的,尤其是手机里那些音乐翻来覆去听了几遍后。电子书我也看过,但是低头保持盯着iPhone那3.5吋的小屏幕,用不了多久就会脖子疼。更不要经常找不到想看的资源了。看视频,玩游戏我也试过,跟看电子书一样,屏幕太小,看着难受。后来我索性从图书馆借书,每天在路上看实体书。感觉不错,就是厚度和重量合适的书还真要挑选一番。

直到某天我感觉,即使什么都不看不听,我也可能并没有想象那么无聊。
于是我开始乐于观察路上形形色色的人,并竖起耳朵偷听别人的电话,斜眼偷窥邻座的手机。
如果能偷偷拍下几张有趣的照片,那路程就会有意思的多了。--这不禁让我想起电影[东京日和]里:荒木经惟拿着双反相机在东京的地铁上偷拍对面座位的乘客。
“也许我也能成为一个惊世骇俗的伟大摄影师呢”,有荒木做榜样后我也经常意淫。

公交车在黑夜里颠簸,到了某站,一些人下去,我总算捞到后排一个空位。斜前方是一个姑娘,我站着的时候只能看到她被手机屏幕映着的侧面,脸上看起来油乎乎的,劳累了一天的风尘。在她后方坐下后是另外一番景色了。穿行在没有路灯的街道,姑娘的颈部如此的耀眼。这一片白色犹如冬夜从窗角窥见院落的雪。凝视它的时候耳边的吵杂竟然戛然而止。幸亏我不用担心坐过站。

我可真是个偏激的人,脑子充满了各种激进的念头。被这样的思想掌控着可不是什么好事儿,各种激进的念头把我害惨了。我也失去了猎犬,栗色马和斑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