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 “钉子户”

2013年10月27日星期日 一个不错的秋日

我去驾校学车,下课后要自己回家。因为门口道路扩建,公交站台也不知去向,苦等半天没有看到一辆车。因为感觉天气还不错,我索性沿着遍布工地的公路朝家走。
也因此,我得以解困开扰我已久的一个谜团。

事情的背景最起码要从2012年开始,门口的宁杭公路吆喝要扩建已经好几年了,最终在去年终于有了实质性的动作:开始拆迁。随着时光的流逝,工程也缓慢推进着。对此在我今年5月份的文章《修路》里也有提及。沿途的老房子一片片的消失了。但是在一个十字路口附近,却坚挺着两间瓦房。眼看着周边成为平地、新的道路铺上沥青、大型机械来来去去,他们一直在原地。早上还经常能看到一个坐着轮椅的老人孤独的守在门口。身边3米远就是喧闹的车流和轰隆隆的工地。

一个残疾的老人和两间布满裂缝的瓦房。这个景象让人很难不联想到 “钉子户”。我们甚至自以为是的想到背后的一切故事:不外乎房子是老人的,但没有自理能力,子女想通过拆迁暴富,于是利用残疾的老人当钉子户想获得高额补偿款,坐收渔利。从逻辑上讲没有任何问题,也似乎 “合情合理”吧。我猜测每一个看到这个景象的人都是这么想的。

对于这样的 “钉子户”,我内心充满了 「想被拆迁而没房子可被拆的失望」和「你们已经如此幸运可以被拆迁立即N套房还想闹那样」交织在一起的愤怒。对于这个眼皮下的钉子户,我是一直想亲自上门对他们进行批评教育的。

这天,我就走到了他们门口。门虚掩着,我往里瞅,一个中年妇女在做饭。看到我主动迎上来问我找谁。我说住附近,看到这边房子都拆了发现就这一间没拆,就好奇,所以过来看看。女人警觉的又问我是不是工地上的,我忙说只是无聊,走过来看看的。她叹了口气讲:你是不是认为我们是钉子户,想问问我们为啥不拆迁的?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看来她有丰富的面对质疑的经验。接下来她说的可是大大出乎我的意料。
大意是:老人是她的父亲,这两间房子是老人的房产,两证齐全。但是去年2月村庄开始拆迁的时候发现老人的户头竟然被侵占了。没有户口就没法办理拆迁安置手续。一拖就是一年多。期间老人的老伴也被气死了,老人自己生活不能自理,房子也被断水断电,女儿每天来照顾老人,要从很远的地方自己打水来。老人一家是老实巴交的农民,求告无门。拆迁矛盾又是烫手山芋,没人愿意管,各部门互相推诿。找媒体一听说是拆迁问题也不敢管。到现在谁侵占了老人户头也不知道,幕后真凶就想拖着等老人去世。
老人女儿带我看了墙上的「不拆」大字,说:道路建设是市政工程,我们不想耽误城建,也想早日拆迁给施工让路,但是现在我们是连当钉子户的资格都没有,因为没有这个户头。他们就这房子不拆,等着那天房子自己倒了万事大吉。领导来了一波又一波,看一眼就走了,再也没有下文。但我们相信区里不管还有市里,失里不管还有省里,省里不管还有中央。这事情总会有个了结的。

听罢她的解释,我顿时为自己曾经冤枉他们感到羞愧。只能说:我也帮不上忙,希望你的问题早日得到妥善的解决。
“很感谢你对我们的关心,相信幕后黑手一定会被绳之以法的” 老人女儿说

路上我回想起当初我姥爷当钉子户的事情,心里五味杂陈,一排卡车呼啸而过,扬起的灰尘像沙尘暴,我赶忙捂上口鼻扭过头去,直到喘不过气来,这灰尘也依然卷积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