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 2014

千里走单骑

12月4日, 早上有点堵车, 我送老婆再到公司已经快9点了. 刚坐下打开电脑, 手机就响了. 是老婆打来的, 带着哭腔. — 我姥爷去世了. 我没有来得及悲伤, 只顾安慰她. 对于这个消息我是有准备的. 姥爷享年82岁, 生前身体非常棒, 前年还骑自行车几十里去帮亲戚… 阅读更多 »千里走单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