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只狗的故事

谨以此文缅怀我曾经的宿敌 – 汉堡
事情要从几年前刚搬家过来说起。
那天我刚走到单元门口,一只傻狗突然冲出来对着我狂叫。我向来是不惧怕动物的,由于天生丛林之王的气场,大多数动物看到我要么很温顺要么就逃走。所以当这只普通的京巴敢对我不敬时,我的反应是转身朝它走去以气势压迫它。令我意外的是它竟然往家的方向跑了几步后继续加大音量冲我叫。鉴于天色已晚,我决定以后有机会再跟它算账。这之后它依然保持着见人就乱叫的本色,众邻居见到它都躲的远远的,被吓到的还会骂一句 哪家的傻X狗!等等
我也吓唬过它几次,没想到它不仅不怕,反而趁着我上楼后跑到门禁口对着玻璃门狂叫。这是赤裸裸的挑衅,是作为宠物之王的我完全不能忍受的。

终于有一天一个绝佳机会降临了。它在小区里面晃悠,我从它背后出现竟然没有被发现。于是我偷偷的接近它,然后大吼一声:哈!!! 它被吓的一惊,边叫边飞也似的跑。我当然不会善罢甘休,在后面狂追了它几十米,一只从小滑梯追到了小水池,直到它利用身型优势钻草丛逃之夭夭。 这次交锋后,它似乎知道了我不是好惹的,再也不敢明目张胆的靠近我,只敢远远的吼几声就跟我保持距离或者趁我不注意在背后叫几下。
本着痛打落水狗和宜将剩勇追穷寇的原则,我当然并不满足于此,非要把它治的服服帖帖不行。以后每次看到它都要假装追它几步进行巴甫洛夫强化。最终,在某个傍晚,我彻底的摧毁了它的斗志。
那天天色已暗,我远远的看到它站着发呆,便蹑手蹑脚的走近,再走近,走的非常非常近,大概两三米的距离时。突然大吼一声。它这次真的吓破了胆,“嗷呜”一声都没有完全发出来便仓皇奔逃的没了踪影。我甚至没有追赶它,只是站在原地哈哈大笑,从它的怂样我已经知道,它彻底的败了。
从那以后,它再也没敢对我叫过一次。

也许是老了,失去了年轻的锐气;也许是在和我的斗争中消磨掉了捣乱的激情。它慢慢的很少乱叫了,总是自己默默的或走或坐,似乎心事重重。而且似乎早年的二球表现影响了它在狗界的口碑,也很少有其他狗愿意和它玩。孤独成了他后期生活的主题。作为曾饱尝孤独心酸的人,我对它的同情与日俱增。
终于有一天,我试图给它一些美食来表示愿意不计前嫌重修旧好。它先是警惕的后退,在思考了很久后,疑惑的离开了。以后我们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尽管还会保持一定距离,但都不再刻意躲避对方,更没有了丝毫挑衅的热情。

就在我以为这种平淡会持续下去的时候,有一天我突然意识到,好久没见过它了,真的有好久,久的似乎从来没见过它一样。我甚至都努力一下才能想到它的样子,也不敢去向它的主人求证什么,只是每天在楼下习惯性的看向它曾经出没的角落,期待那个白色身影再次出现。在我努力接受了它已经离开的事实时,它家出现了一只新狗,一只小一点也很安静的狗,这只似乎天生认识我,初次见到我就主动过来献媚打滚。于是我问它的主人:这是汉堡二代么? “它叫肉包”。 “汉堡呢?”  “丢了”  “……”

我是不相信这么精的一只狗会丢的,至此我已经确认,在我们之间,扎扎实实的横亘着一堵叹息之墙了,RIP.

一只狗的故事

2014年10月某天,我和妻子在楼下闲逛。路过一家的院子时发现了一只小草狗。小狗约一两个月大,毛茸茸的很可爱。我们上去打招呼,小狗竟然走过来和我亲近,顺势我把玩了它一番。不得不说,我还是很招动物喜欢的。

因为是小草狗,主人家似乎也没太精细的养着,就那样放在院子里。那以后我们便经常的带些食物来喂它。过了许久终于碰到它的小主人,得知它叫熊熊。(我猜是跟小主人看了熊出没有关,未求证)

有次家里剩了些桂花鸭,我惦记它便带了一些给它吃。没想到它吃起来非常疯狂,带骨头的鸭肉整个生吞,顿时卡着喉咙了,咳咳咳的难受,我当时做贼心虚生怕主人出来怪罪便飞也似的跑掉了。第二天偷偷的去看它,还好端端的活着,我才舒了口气。不过它发现我后生气的冲我叫了一声,这也是唯一一次冲我叫。

熊熊是一只聪明的小狗,虽然智商可能不及我曾经的宿敌–汉堡(关于宿敌的故事以后再写)但是他明显认识我。每次我从他家外经过,它都会欢天喜地的跑过栅栏边任我抚摸,我若说了“再见熊熊”。它便会立即定住,默默的注视着我走远。

狗生总是进展迅速,很快它就从一只略带胆怯的小萌狗变的又长又大且肥。而且也从不敢靠近栅栏 -> 慢慢的敢把脑袋伸出栏杆 -> 探出半个身子 -> 最后直接麻利的从栏杆里钻出来在小区里晃悠。

虽然它已经萌态尽失,变成了一只普通的中年中华田园犬模样。但是我们的感情依旧,偶尔遇到散步的彼此,它还是会跟着我们走很远。有时候我推着儿子,它就在前面带路,仿佛是我家的狗一般。我有什么好吃的也经常会想着它。

最近发生了一件事情,不禁让我想起几个月前一次它的搞笑行为。而这一切似乎都是冥冥之中注定的。

先说前因。某天我们经过它家外,照旧我和它玩儿了一会儿。它大约是看我们围观群众比较多,心情也好,冷不丁的给我们表演了一个绝活:两条腿走路。不是普通的用两条后腿站起来那样,而且用两条前腿支撑,两条后腿向前伸直。就像体操吊环动作那样。这一幕引得我们前俯后仰,熊熊似乎受到大家的鼓励,又走了一圈才罢休。

从那以后我们再也没见过它展示该技能,我们也渐渐淡忘了这事。

直到近日,熊熊在一次散步的时候,出车祸了。也许是走路太忘情没有注意到后面来车,他的右后腿被压断了。主人家一天后找到它时,它藏在家附近的草地里奄奄一息。
经过治疗它很快恢复了生机,没几天就又拖着残腿开始在家附近晃悠,现在已经又在小区里面散步了。我在楼下遛孩子的时候若是遇到它,它依然会跟着我走很远。

看着它一瘸一拐的样子,想到曾经的双腿行走特技,真是感觉哭笑不得,自从它腿瘸后俨然成了小区的明星,不仅衣食无忧而且总有人出来帮它和其它狗打架。

要是以后还有什么它的趣事,再继续更新这篇,我先构思一下宿敌汉堡的故事。

网购维权记

3月1日, 经常关注网购折扣的老婆告诉我说, 某东网站有摄影器材优惠券, 力度很大. 该折扣网站描述的是可以购买镜头, 我心想这折扣给力啊!

在看到活动页面折扣券上画着一个佳能的镜头后, 我毫不犹豫的用积分兑换了一张1000-300, 静等2号抢购心仪的镜头.
2号等我喜滋滋的把镜头加入购物车去结算的时候, 系统提示我这个券不能用. WTF???
在确认了优惠券的图片上是一个镜头后, 我果断打了某东的投诉电话.
接线员在听过我的投诉后, 表示, 如果优惠券不能使用, 那就是不能使用. 我立刻打断她的套话, 告诉她, 贵网站活动页面没有任何明显标识说不能用来买镜头, 更重要的是, 图片上还画了个镜头.
她在被我狂喷一顿后落荒而逃, 表示将向上一级反馈, 让我耐心等待后续
次日, 一位自称是更高级的专员试图解释说: 优惠券上写的是摄影配件专用, 而镜头不属于主页->摄影配件这个路径, 故不能用. 呵呵, 这不是找喷么? 我又奚落了她一番, 表示, 图片上画的这是个啥? 我就想买这个图片上的, 但是也不能使用优惠券? 你跟我扯路径??
她意识到无法说服她自己更不可能说服我, 表示将继续向上一级反馈, 让我耐心等待后续
两日后, 一位似乎啥情况也不知道的专员又上来跟我扯配件啊图片啊啥的问题. 我直接打断她说, 你们的内部沟通是怎么做的, 之前我已经强调过了, 我的优惠券, 图片上这款镜头, 无法用这个优惠券购买. 可能我的强势吓到她了, 她只是又说一句她再核实一下情况后会给我一个答复.
昨天, 在经过了一周的扯皮后, 又一位专员打来了电话, 先是继续扯皮, 我就咬准了, 你画了个镜头却不能买镜头, 涉嫌欺诈, 要是不让我满意, 315见. 最终她终于摆出了一副解决问题的姿态, 说能不能补偿我50块钱全场通用券了解此事.
我本着得饶人处且饶人的姿态表示, 100块不能再少了. 对方爽快的表示将会给我申请, 等通过了就告诉我. 顿时我觉得应该报300块….
今早, 100元券到帐, 历时一周的投诉终于结束了. 我上那个折扣网站, 发现不少人兑换了优惠券后遇到不能用, 就主动放弃了争取的机会. 心想几个积分又不值钱, 罢了. 殊不知也无形中纵容了商家.
权利不会从天上掉下来, 天上只会掉内裤.

缴违章罚款奇闻录

今天中午, 我终于把2014年12月31号的一笔违停罚款交清了, 可谓历尽艰辛

前因:
day1
31号为了能早点下班, 我八点就到公司楼下, 心想上去打个卡再下来去停车, 五分钟不到就我下来了, 就在这五分钟内, 高效率的南京交警给我贴了个黄单子: 罚款100扣3分!
我惊叹神出鬼没的警察难道是土地爷爷么,  前脚刚走他们就从地下冒出来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的速度贴单子拍照后消失.

Continue reading 缴违章罚款奇闻录

千里走单骑

12月4日, 早上有点堵车, 我送老婆再到公司已经快9点了. 刚坐下打开电脑, 手机就响了. 是老婆打来的, 带着哭腔. — 我姥爷去世了. 我没有来得及悲伤, 只顾安慰她. 对于这个消息我是有准备的. 姥爷享年82岁, 生前身体非常棒, 前年还骑自行车几十里去帮亲戚晒花生. 13年春节时还给我讲分子质子量子(姥爷是物理老师). 甚至就在一个月前, 还骑着电动三轮车带着姥姥去买了个新床. 似乎通常都是这样, 从来没有去过医院的老人, 在突然病倒后一检查浑身都是病, 像一座桥訇然倒下. 快的如此不真实.

老婆有孕在身, 不能长途颠簸, 我决定自己回去. 我的驾照不满一年, 是不可以独自跑高速的, 但考虑到已有三万公里的经验, 和多次长途经历, 只能努力说服他们放心. 我到老婆单位拿了钱回家简单收拾了一下, 吃了两个包子就上路了. 单程约750公里, 由于走的时候12点多, 我估算到家也要晚上8点了. 老婆怕我犯困, 特意给我拿了两罐热咖啡和一堆零食. 不过我着急赶路, 全程都是压着限速在跑, 只有在加油和上厕所的时候才进服务器休息十分钟. 平日里高速上车也不是很多, 就是下午的阳光非常刺眼, 尤其是高大行道树的影子投射在路上, 闪的眼疼.

我并非不难过, 却无法表现出悲伤. 姥爷入院后, 和母亲的每次通话, 她都透露出更多的无奈. 她是医生, 知道那些纸上的数字都意味着什么.
到家门口, 母亲出门迎我, 几乎一年没有见面, 我远远的看到她,摇下车窗喊了一声:“妈”。不待我下来,她隔着车窗与我抱头哽咽,那分明是一种隐忍的痛苦
本来当晚母亲是应该守在灵堂的,因我回家,她才得以在家候着。和母亲总有说不完的话,这一年为了药店的认证她已经殚精竭虑,近期为了姥爷更是精疲力尽,所以母亲明显憔悴了许多。次日早晨,母亲说她许久没有像昨晚那样睡的沉沉的,我也是睡的很沉,一夜无梦。

妹妹五点半就上学去了,和我当初一样,农村的初中没有什么素质教育的说法,为了能考个好成绩,像南京市那样八点才上课是断然不行的。她虽然成绩一般,上学倒是比较自觉。

家乡还是要冷一些,早晨的气温只有零下四五度。北方的冬天干燥而冷清,几乎看不到一丝绿色,光秃秃的树,灰溜溜的地,到处都蒙着一层厚厚的灰尘,让人不自觉的哆嗦。因为南水北调中线经过我家附近,县城很多污染严重的工业都被搬迁到更远的地方。结果就是家乡的蓝天似乎多了起来,虽然地上还是那样脏兮兮的。县城里面变化很大,曾经熟悉的工厂商店和小巷几乎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排排商品房和宽阔的马路。我需要很努力才能把记忆中的坐标和眼前的景象匹配上。

“前面那是啥山?韭山么?” 我问母亲。“是啊!” “为什么现在感觉这么低!!” 我记忆中的韭山好歹也是一座常年萦绕在云雾中的山峰,如今看来就是一个小土丘。“你长大了当然觉得它小,等你开飞机经过这里,还没看清楚就过去了” 母亲笑道。小时候无数次爬过的辉县名山,就这样矮矮的在面前。梅溪十字转盘的李时珍像,更是完全没有了印象中那么宏伟。倒是城内的道路一如既往的混乱拥堵,路边商店的门头依然残破不堪。

由于姥爷的老家已经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整齐的商品房。固执的姥爷家被拆迁后不肯搬入带电梯暖气的楼房,自己在城边的村子里买了一套带院子的宅子。上下两层带院子,住两位老人未免过于空旷了。而且没有集中供暖,舒适自然比不上社区。我小心翼翼的在狭窄的道路上穿行,姥爷住的村子是典型新农村的模样:整齐的两层小楼大铁门沿着一条条街道排列,每家的地基都高出道路几十公分,每家门口都是一个小斜坡连接街道,有的甚至会按照就习俗在门口摆两个石狮子或者石墩什么的,这让原本不宽裕的街道开起车来更加麻烦。由于街道狭窄几乎无法会车,穿过村子的街道约定俗成了单行道。临大马路的两个口一个进一个出,无论家离哪个口近,开车的话都要绕村子一周。我猜这个小村子也经历过了无数次让人崩溃的堵车。农村的房子大多没有设计车库或者车位,大概老百姓当初没想到这么快家家户户都能买上车。农村的房子很高,简单的家具在硕大的房间里显得分外空旷。姥姥似乎比以前更加矮小,在治疗了青光眼后视力也恢复了。看到我来,一把抓住我的手嘘寒问暖。我本想表达一些悲戚,但是看着姥姥淡然的神态,也无法说出一句话来。姥姥表示人到了这个年纪,对生死看得很开了,都是早晚的事情没什么值得难过的,教我们不要担心她。见过姥姥,我便得去拜姥爷了。

村舍交错的梅溪村已经变成了一个现代化社区,传统的村庄早已不复存在,但是村庄的传统依然保留着。与城市里一般的小区不同,梅溪馨居小区在四周高楼环绕的小区广场上有一个小礼堂。像一个教室那么大,正面和侧面是没有墙的,里面正好可以摆下一个灵堂。农村丧事摆灵堂摆花圈亲友吊孝已经孝子孝女堂内谢客的习惯得以在此延续。传统丧事所讲究的就是要给人看,让邻居街坊看看子女们如何悲恸排场如何大,哪怕生前做的再好,如果最后在众目睽睽下不哭的死去活来,定会被人说闲话的。这种传统需求,在讲究肃穆庄严的西方风格的城市殡仪馆是完全不能满足的。
—–后记—–
去:2014年12月4日 – 回:2014年12月8日
这篇在我的草稿箱里躺了一年,总是想抽时间完成可是一拖再拖忙着一些有的没的事情,这期间甚至我的姥姥也去世了。于是我决定就把这半篇文章发出来罢了,在春节到来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