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趣事

一个和厦门台北差不多纬度,叫做春城的城市。刚下飞机发现有人穿羽绒服,惊到我了。
明明是晴天,突然就莫名其妙下起雨来,有意思。

翠湖公园,好多,大爷大妈,唱歌跳舞,一片祥和。
公园里的矿泉水,不管大瓶还是小瓶,都卖两块钱。

应该是从公园北门吧,北门出去之后,沿着一条坡很大的路上去,在云南大学门口,找到一家理发店,终于把耽误了半个多月的头发给剪了。理发的小哥不苟言笑,还帮我洗了两次,主动帮我做造型,只要35块钱。

官渡古镇,听起来就有点像夫子庙。看起来果然就是夫子庙!

去大理的火车还早,电影院刚好看了个《头号玩家》

到了火车站,震惊的发现没买返程票,愤懑焦虑之际,决定照旧去,租车回昆明。卧铺车厢有人打呼噜真是太可怕了。

大理阳光空气都很赞

宏村游记

2011年10月份我和Becky去了一次宏村,两天的游玩给我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虽然和乌镇、周庄、西塘等同属古村景色,但是内心觉得宏村之美绝对在其他小村之上。

宏村的村子本身已经商业化的比较彻底,有专门的公司负责票务,104元的门票可以不限次随意进出,查票也不是很严,尤其是秋天写生的学生多的时候。

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有三点
1,湛蓝的天空和清洁的空气:
由于宏村远离城市,并且没有工业所以环境非常好,这是深处发达地区的乌镇周庄等不能比拟的

2,淳朴的民风:
当地虽然旅游业发达,但因交通不便当地人收入较低,所以人文环境受商业化影响不大,民风淳朴,物价不贵,我们住的村里面的家庭旅馆,雕花大床带独立卫生间热水的房间,老板说“周末可能有点贵,要八十”,我当时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住在村里面,晚上还可以买瓶酒坐在湖边把酒赏月,美哉

3,便利的生活设施:
村外超市饭店一应俱全,超市物价和城里差不多,饭店除了主路两边的大店比较贵外,稍微偏一点的小店都很便宜

---------文与图的分割线-----------
1,路边小店门口晒太阳的大花猫
大花猫

2,木坑竹海--这个景点我们是骑租的自行车去的,八块钱半天,可惜一路上坡,很后悔没有坐三轮车上去,在景区里总共碰到了不超过10个游客,而且差点在里面迷路,原生态的山村是亮点,时间紧张可以不去了。
木坑竹海

3,塔川秋色1--我们去的略早,如果深秋这里更漂亮,此处景点只有我们,没看到任何别的游客
塔川

4,塔川秋色2
塔川2

5,塔川秋色3
塔川3

6,宏村的主干道,晴天见月亮
月

7,附近一个寺庙门口的看门狗,它让我想起《空谷幽兰》里那只赎罪的狗。(这个寺庙是不要门票的,在骑车去这个寺庙的路上我们口渴了,到一个小店买矿泉水,农夫山泉竟然才一块五!而回去的时候小店竟然关门了,我怀疑老板吃饭去了;)
看门狗

8,寺庙里的螳螂--在这个庙里,我们又几乎是仅有的游客:而且安静的只看到了一个僧人,我从来没有到过如此宁静安然的寺庙
螳螂

9,佛手中间的蜗牛--远看我还以为那是画像上的一个点,近看才发现竟然是一只小蜗牛,正好位于佛手中心,阿弥陀佛
佛手

10,莫负烟霞--这幅对联真是妙哉妙哉啊
对联

11,宏村外河边的红蜻蜓--话说看到这只红蜻蜓前我正哼哼着小虎队的《红蜻蜓》,瞬间就给我看到一只真的红蜻蜓,当时我就震惊了连忙调好相机拍下了这幅照片
红蜻蜓

12,宏村外的河滩上,遥望山村和青山
遥望

13,孤零零的一棵杉树
孤独

溱湖湿地一日游

公司部门组织的活动,早早的赶地铁到总统府昏昏沉沉的搭车到泰州,我是第一次来这个地方。

旅程紧张而匆忙,由于早餐没有吃够,景区里我一直饥肠辘辘的,以至于看到一个卖食物的摊子我就扑上去……被同事们笑。

湿地很特别,虽然有人工雕琢的痕迹,但是毕竟是一种我从未见过的自然,第一次亲密接触的时候还是很雀跃的。

还有偶遇的黑天鹅,不怕生人的小鸟,不知来自何处的白兔,都是那么的神奇……

===========以下是部分照片=============

[nggallery id=5]

都变了,尤其是套山,你最让我失望!

考完试,我兑现了与自己的约定,又去浦口看了看,总之,很感慨。

昔日的校园已不再熟悉,可我们离开的并不太久啊!

东大路边上那个曾被无数同学误以为是寝室的小区已经显得脏乱,显然它被罗庄同化了

育龙池换了新招牌,不知道里面的服务升级了没

门口的招待所也变成了小旅馆

尽管临近放假,宾友、文锁依然生意红火

川渝美食的水煮鱼依然好吃,不过贵了2块钱,才两块钱,而且那么大份

几年都没有发现,拓园里居然 有腊梅

最tm让我失望的,是套山,我转了一圈,居然没有发现一个套,东大的野战精神彻底的被他们抛弃了!!这些loser!!!

曾经有美味的炒饼丝的那个食堂也不复存在了,多少次,从机房回宿舍的时候,我都会在这里逗留

原来的宿舍也被女生占据了,真是浪费了门口的桃八篮球场

地下通道上公路两旁的栏杆换成了傻逼的水泥墙,在也没有大学生炒饭吃了,当然邮局边上的葱油饼我至今念念不忘,正如张江镇的烤鸭,高中的烧饼,县城的朝鲜面,etc. 想起来都咽口水。

“CS反恐龙” 已经很模糊了,恐怕现在的学生已经不明白这个tattoo了

笃行馆旁边篮球场入口的那根钢筋依然裸露着,但现在已经很难再绊倒人

宿舍边上大坑里,当年我们手植的树木—稍微粗了点,依然没有成材@_@

洗衣房已经成了废墟,那些晾衣杆无声的诉说着我们曾经的免费洗被单的美好福利

考试期间,教室都封闭着,也没法看看当年的华馆-xxx(多少来着。。。),还有我们与金晶共度美好时光的金坛-2xx?(也忘了)(大学我唯一没有翘过的课就是英语)

学校外墙大部分已经换成了傻逼而煞风景的水泥墙,连粉刷都没有,就那么灰着。 这让我很后悔,曾经我决定带个工具去把围墙上的那个铁牌子撬个放家里,现在……诶!md!

算了,不说了,我很饿,要去吃一顿不知所谓的饭,然后继续这不知所谓的生活。

[nggallery id=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