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人士

与第三任女友约会吃饭的时候同时叫上第一、二任女友 —— 这就是今天我听到一个“成功”人士的事迹。

类似的故事我只知道曾经发生在王永庆身上,《游龙戏凤》里的刘德华应该也算一个,个人记忆范围内别无他人了。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啊!

快乐的端午

跟jeffy和她的室友们打uno牌一天,上午开始的时候罚输的人讲笑话,h的。转了一圈大家都觉得无趣,我便想到上次作培训的时候老师罚迟到的同学用屁股写字,便提出了这个建议,大家对这个建议很满意,于是就有了今天后来的趣事,happy。

Difference Between God And Larry Ellison-有感于Oracle收购SUN

前天晚上Oracle以74亿美元的”贱价”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收购了曾经一度市值达2000亿的SUN。

因为我是做Java/Eclipse开发的,这个消息无疑对我是很震动的——鲍尔默也说他很震惊,我身边的每个关心这件事儿的人都很震惊。

尽管在IBM收购SUN失败后,我就猜测具有光荣收购传统的Oracle很有可能接手SUN(自2005年以来,Oracle先后斥资400亿美元收购了50多家软件企业),但是,没想到”先知”会出手这么快,这么狠——只比IBM的出价每股多了0.1美元就成交了。

我不禁想起了我买过的一本书《Difference Between God And Larry Ellison》,里面开头有个情节:

他(埃里森)向我(作者)走来,穿着一件T恤衫,上面写着"Sayonala"(日语:再见),他微笑着对我说:”Hello!”。
他就是这样的人,嘴上说着hello,衣服上却写着goodbye……

拉里·埃里森一直是我最崇敬的企业家,任何人都承认他运气好,但是他那种极度的自信和霸气,无疑是能够把Oracle这艘巨舰控制的稳稳当当的法宝之一。也是我最需要向他学习的地方:要有强烈的自信和霸气,即使是毫无资本的自大,也不能自卑和自暴自弃。

无题

小拇指被割破
伤口不大 看起来也不深
血却不断的出来
起初用纸擦 很快便再渗出来
突然发觉鲜红的血和白色的纸
挺好看的 就像
血滴在雪上

于是放下纸巾
看着伤口汇聚
然后洇透白纸
看上去很美

丢钱包后记—外地人在上海拍身份证照片

中午收到老妈的短信,身份证(临时的)已经给我寄出,周三估计就到了。正好能赶在周四(5号)发工资之前补办上新银行卡。

本次丢钱包,前后折腾数日,教训不可谓不深刻。首先要感谢爸妈在家里的辛苦奔波,其次要感谢Jeffy自始至终的陪着我跑东跑西,最后感谢一下派出所热情的警察叔叔和拍照大爷——把我拍的那么美~~

为了找回钱包,曾经骑车跑了张江两处派出所,被警察叔叔和姐姐热情接待。

为了拍张证件前前后后打了四个派出所的电话,张江高科的派出所说:我们这里不拍,张江派出所可以拍;张江派出所说:我们这里不能拍,花木派出所可以拍;花木派出所说:我们这里不能拍,我给你的电话你问问,他们应该能拍;”他们”说:我们这里曾经能拍,现在不能拍了……

崩溃……于是乎上网找,据说浦东只有三家指定拍身份证照的地方,详见这里

盘算了一下,离我最近的是川沙车站路1号……立即请假并叫上Jeffy奔过去,我到处打听”川沙车站路“,一路上司机售票员都说没这个地方。我晕,等到我费尽周折到了这地方才发现是:川沙的”车站路”……我也真够蠢的,没想到啊没想到。
我直接走进了”户籍办理室”,因为这个室是离门口最近的。我不过想问问两位大姐哪里可以拍外地人身份证照片罢了。一对大姐一听我是外地人,就立即很鄙视的说,这里不能拍外地人照片。我没说要在你这儿拍啊,打电话的时候民警也是说这旁边有地方可以拍。俩大姐就是一口咬定,不能给我拍照,让我自己再打公安局电话问。火大,出来欲走,Jeffy拦住我说,你好歹再打个电话问问啊。好吧,我就站在川沙派出所门口看着头顶的牌子上的号码打了个电话过去,接电话的大叔好脾气,耐心的回答了我的问题,并告诉我如何到达拍照的地方,原来就是门口那个小胡弄拐进去,20米就是了,很简陋的一个”作坊“:只在一个警用商品零售店的门面最里面的角落摆着一台电话和几盏灯。师傅还不在,零售店的老板打了电话过去,好一会儿才过来一个大爷。直接把我震惊了,这是我见过的年纪最大的专业在职摄影师了……更震惊的是,利索的拍完照片后,老大爷还用Photoshop给我美化了一番,把我脸上的黑斑啊、嘴上的口疮啊统统弄的干干净净,看得我喜滋滋的~只想问老大爷能不能给我p个更酷一点的发型上去——Orz。
然后照片刻盘、打印(一张cd只放了一个几十k的照片……) 全套服务总计35元,带套:光盘套、照片套……十分的划算——如果不算我20块钱路费和Jeffy11块钱的打车费的话……
回到家已经很晚了,第二天一早把照片传给了家人,通过验收,放心了。

其实中间还有个小插曲,周三本来Jeffy晚上的车要走,中午的时候俩人都不情不愿的,索性直接车票给退了……晚上回到家在客厅里帮我拍照,企图节省这笔拍照钱,不想拍了一夜第二天被公共安全专家一眼识破,要我老老实实去正规照相馆拍……

后记:拍完才发现二代身份证照片其实根本用不着跑到什么指定照相馆去拍,一般的照相馆完全可以了,如果家里设备好,完全可以DIY的。我还下的什么”二代身份证照片处理软件”来弄,老大爷根本就是直接上PS,一个剪切,一顿美化,一个另存为就OK了!怪不得看的时候Jeffy直喊:这个我也会啊!不说了,这次丢东西教训是深刻的,引以为鉴吧。最后,咒骂一下万恶的户籍制度:草泥马勒戈壁的,爷就是外地人,怎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