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狼4

最近塞班岛遭遇台风,一千多中国游客滞留,有位被困的医生在微博说”没有战狼”,让我想起去年去塞班因为肺炎高烧的经历,当时写了篇文章叫 战狼3。用来表达对祖国随处可以买的的抗生素的思念。

这是去年塞班之行回来写的文章,我称之为 “最糟糕的旅行” 向加勒德那本记录南极探险的《世界上最糟糕的旅行》致敬。

万万没想到的是,我差一点点又踏上这个美丽又可怕的地方。真的差一点点就成了真正的 最糟糕的旅行。

国庆节从厦门回来后,毕总发现塞班10月22号的旅行团尾单买一赠二,兴奋的问我要不要去。我考虑再三表示算了。真是一念之差啊!

堵车随想

很多战争就像堵车:一场小事故毫无预兆的发生,继而一连串的人被裹挟着参与其中。大多数参与者可能连真正的始作俑者都不知道,却帮助将事件一次次推向更高潮。在一阵喧闹之后,一切消失的无影无踪。只留下当事人各执一词的回忆,文献里简单的一句话和那个勉强可以称之为遗迹的地点。

Home Network Setup

日久天长,电脑里积累的照片、文档也越来越多。我喜欢看老电影,如何在电视上看硬盘里的电影也是个让人头疼的问题。

需求分析

  • 照片:
    1. 手机拍摄照片自动上传到家中服务器硬盘
    2. 在外部网络访问服务器中照片
    3. 台式机直接编辑服务器中的照片
    4. 照片双盘实时备份
  • 电影
    1. 家里任何移动设备(手机,平板)、电脑和电视机都能直接观看服务器里的视频(音频)
    2. 服务器下载视频(避免电脑挂机)
  • 游戏
    1. 在电视上玩PC里的游戏
    2. 晚上避免吵到家人

这几个需求很简单,但在具体实施的过程中仍然遇到了些问题,我把自己的解决方案写出来抛砖引玉。 (注:儿子出生后花钱如流水,我自己的东西就能省则省,以性价比为第一要素,不敢再追求品牌, 所以用的都是很便宜的设备, 实际使用后感觉性能都还不错, 没有花什么冤枉钱。 )

Continue reading Home Network Setup

没有理想的人不伤心

晚上坐在沙发上的时候手机叮的响了一下,拿起一看是一封来自“喀嚓鱼”的邮件。我的心咯噔一下,隐隐的不安涌上心。尽管我好久没有冲洗过照片了,但偶尔还是会想到收拾一下NAS里的几万张照片,挑一些冲洗出来挂起来。七八年前开始用过喀嚓鱼,感觉很不错就断断续续的偶尔用着,冲洗照片做个挂历海报什么的。今天看到又发来邮件才意识到很久没收到他们的推送折扣广告了。

点开一看,我的不安得到了印证:“致喀嚓鱼全体用户一封信,由于公司业务调整,咔嚓鱼已经停止在中国区的所有服务”  看着这封邮件,不禁有点难过。作为HP这个巨头的子公司,同时也是较早涉足在线照片托管和冲印的企业,早在08年的时候,身边就有不少它的用户。原以为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互联网多媒体的兴盛,Instagram、美拍之类图片社交的火爆,它会发展的更好,没想到竟然这么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感伤之余,我开始回忆那些消逝的美好事物:姥姥家附近的小火车站和干妈家门口的窄轨铁路,中心路上玩具店门口的飞机,公安局烧饼,平西湖的落日,窗子向上打开的绿皮火车,湖南路的流行快车道,……还有今天的喀嚓鱼。

这些事物有个共同的特点是:我并非经常想起它们,但曾经都给我带来了霎那间的温暖、永恒、感动、震撼和知晓它们消失时的失落悲戚。

“你错过(怀念)*的不是Google Reader这个优秀的产品,而是错过了(怀念)一整个不求回报、通过博客形式分享自己知识的时代。– 看公众号的流行有感 ” by: Twitter网友

标题来自 新裤子 乐队 《没有理想的人不伤心》

注: * 后来我揣测原文应该是miss, 结合语境翻译成怀念可能更合适.

New Boy

儿子马上半岁了,本事一天天见长,越来越好玩。自从他刚出生我就提醒自己,得为他写点什么,免得以后他看到我的Blog后质问我:老陈,为什么我出生你啥也没写,却写了两只狗的往事?

昨天拿着相机给他拍照的时候,他一直主动的伸手去摸镜头。我意识到,再不写点什么他真的就长大了。

有天问我妈还记得当时生我的时候的痛苦不,她说只记得见到我有多开心了” — 在Twitter上看到的一段话。

Continue reading New B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