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两天的一些胡思乱想

Format日志Posted onCategories一些想法

1866年,第一条跨大西洋海底通讯电缆铺设成功。说起这个来不禁感慨,好像大哥大BP机小灵通不过是十几二十年前的事儿,5块钱30M流量好像也才没多久,小水管挂机下电影就像在昨天。然而今天几乎人人都拿着不限流量的手机随时随地的追剧玩网游。语音电话甚至取代了传统电话成为人们通话的首选。

一百五十多年了,今天我们早就不再满足于单纯的人跟人之间的沟通。而转向机器与人的沟通,甚至于机器的进化。

最近刚好了解到一本书《生命3.0》,书中一个很有意思的观点就是生命的版本升级,从细菌和低等动物那样只能通过繁殖和生物进化来升级的1.0;到硬件不变但是软件(知识)不断升级,能轻松适应环境甚至改变环境的2.0;最终可能达到硬件(肉体)也可以升级甚至是不需要特定的硬件,软件更是无比强大的3.0形态。

人工智能:人类畅想了几十年,随着近些年某些专业领域(如阿尔法狗之于围棋)的快速发展又进入了人们的视野。未来是否真的已经到来,还不敢轻易下结论。但作为AI相关的从业者,我一直自嘲现在的大部分人工智能还是人工智障阶段。尤其是市面上的各种 “智能xx” 设备,大部分都可以认为是 “智障设备”,顶多算个 “机灵设备” [smart], 因为它们做的事情依然仅限于 “用户告诉他们做什么” (无论是手机点点还是语音控制)。真正的智能 [intelligence], 应该是那种你根本没有意识到它的存在,等你意识到的时候会惊叹一声 “卧槽” 的。所以我自己发明了一个术语叫 “卧槽效应” 和 “卧槽指数”

“卧槽效应” :指出乎意料或者超出想象的事情被揭示的时候,人产生的反应
“卧槽指数”:(卧|槽)*N (N即为卧槽强度, 如卧槽槽槽 指数为3, 卧槽卧槽卧槽卧槽 指数是4)

接下来分享几个我觉得应该够得上intelligence的智能:

1,推销电话系统(含各种电话服务系统)

估计很多人没有意识到,现在各种骚扰电话已经不是真人在拨打了。根据我的细心观察比较高级的AI电话销售已经可以实现如下对话:

房产类:
AI:您好,我们是xx地段xx楼盘,有没有兴趣了解一下
if 我:没有。 AI:哦,不好意思打扰了。挂机。
else if 我:我没钱啊。AI:哦,是这样的,我们的产品价格非常划算,总价最低只要xx万。
else if 我:你们这是公寓还是住宅? AI:我们这是70年产权纯住宅项目,噼里啪啦又一通介绍。

客服类:
AI:你好,我是xx保险的回访人员,请问你是否是xxx先生?
我:是的 (注意:如果此处你打断对方,对方会反复重复上面那句话。)
AI:好的,接下来我要跟您核实一下相关信息,blabla。您的生日是?
我:xx日
AI:您是否已经阅读并理解xxx条款
我:是的 (经测试,回答:是的,对,知道等等正面词汇都可以通过)

此类AI的特点是因为借助了真人语音,比较难以识别。但是暂时不能回答超出话题范围或者比较复杂的问题。比如 “你是真人么?”
事实上,此类AI在技术上比Siri和Bixby等语音助手还要简单,但是因为应用场景的特殊,很容易产生 “卧槽效应”。根据和身边朋友沟通,大概判定此类AI卧槽指数为1.

2,机器视觉类
前一阵子,谷歌搞了个你画我猜的应用。用户可以随便画一些很粗糙的图片,谷歌根据算法可以判断出来你画的是什么。

以前都说人类视觉和直觉是最复杂的,常用来举的例子就是:我们只要瞟一眼就能看出来一幅画的内容是沙地上的黑色石头,但是对于计算机来说,那只是大部分画面像素值偏黄,一小块椭圆形像素是黑色。它并不知道那是块石头。而现在,这个问题似乎已经有了非常高效的解决方案。

此类AI目前最广泛的应用就是内容审核。比如搜索引擎和微信聊天里的图片过滤。不光可以快速准确的识别色情暴力political图像,哪怕是经过旋转和混淆的图像也能很快被系统重新识别到。不知不觉无声无息的“保护”着我们。此类AI卧槽指数一般为2。大部分用户根本意识不到图片已经被过滤了。

3,个人服务类
这类AI主要是on-device的,所以更加隐蔽。前面两类AI大都是有强大的计算机集群在进行运算和学习,但是这类AI很多时候并不需要非常强大的算力,因为它可以获取更多更敏感的信息。

[这一段我本来写了,但考虑再三还是删掉了。因为内容太过于敏感,还是不说了。]

现在各种机器学习的算法在预测和识别领域发展非常快,让很多似乎不可能的任务一步步变成了现实。尽管这离真正的inteligence还有距离,但是足以让我们时刻思考:未来生活会是什么样?技术的发展会怎么样影响社会结构?如何影响阶级?如何影响我们自己?

Published by

Gem Chen

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