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途随感

国庆长假临时改变行程来厦门。

第一天住在鼓浪屿的民宿,虽然已经做好心理准备黄金周期间的房价不能代表真实水平,一进门儿子对狭窄的房间显然很失望。更可笑的是他一直不愿意在房间待着,甚至在洗完澡换上睡衣后,听到我说有点饿。赶紧也说饿了要出去逛街找吃的。其实我们心里都知道他是嫌弃房间太小。

第二天住在了厦门市中心的喜来登,中规中矩的五星。但是对于半透明洗手间和宽敞的客房他明显满意多了,兴奋的跑来跑去。

对此我不禁沉思,都说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一个天真的三岁孩童,只因体验过高档酒店,就对景区民宿如此“势利” (其实鼓浪屿民宿比喜来登还要贵不少)。想起自己小时候跟随父母登山,挂单住在庙里,晚上直接破破烂烂的被褥往庙堂地上一铺,几十人挤在菩萨脚下。当时似乎也没有觉得嫌弃或者辛苦,只是觉得新奇和好玩。现在身边这些城里的孩子们,出门都是各种villa和resorts。不止一次听到朋友吐槽说几岁的小孩子们都知道去五星级酒店吃自助,出门要住带浴缸的酒店。

昨天正好看到纪录片里提到1983年2月中国第一家涉外五星级宾馆广州白天鹅宾馆开业。后来对市民开放,万人空巷涌入参观。这35年只不过一代人的时光,恍如隔世。湖南卫视一个节目叫《变形记》,都是些城里养尊处优无法无天的孩子(主要是富裕家庭的),节目组给搞到贫穷山村去进行“劳动改造”。

发达国家似乎都有童子军等各种儿童组织,对他们进行训练。学校也有很多体能探险野外生存等相关训练。我们这些生在温室里的花朵们,我们的这些“穷人家的富孩子”,未来该如何改造呢?让人深思。

BTW:我也喜欢舒适的豪华酒店,出门也想坐商务舱头等舱,毕竟确实舒服啊!

躺在沙发上正好看到这段,出自《约翰克里斯朵夫》

开卷有益

最近看书发现了几个有意思的知识:

1,Renaissance 文艺复兴

看到这个词的时候觉得很困难,按照《考研英语词汇词根联想记忆法》解释,naiss词根是nas 出生的意思。这点完全没有get到,我就知道NAS是网络存储服务器的意思,😓

总觉得哪里不对劲,考虑到文艺复兴是发源自意大利,naissance这个词应该不是英语,简单一查就发现法语的“出生”就是la naissance,哈哈。

真好印证了修辞的艺术里这段:

有些出过远门的绅士,回到家乡以后,除了爱穿外国的奇装异服四处招摇外,还喜欢在说话时夹杂外语。比如最近从法国归来者,就满口带法国腔的英语,并且也居然不以为耻。《修辞的艺术》(The  Arte  of  Rhetorique)托马斯·威尔逊

2,图拉真和擎天柱

最近陪儿子看变形金刚(其实是我自己想看,是在不想看汪汪队了),又想起那个小时候的疑惑。擎天柱为什么叫Optimum Prime?

早上在看艺术史,提到图拉真被元老院封为Optimus Princeps [最佳元首],顿时豁然开朗。dots connect

Win10默认图片查看器透明图片bug

工作电脑换了Win10,才没用几天就发现一个非常恼人的bug:Microsoft Photo成了默认的图片查看器,由于它的背景是黑色的,透明背景的PNG图片在缩略图下整个都是黑色的。

根据官网的记录[点此查看原帖],起码在2015年就有人报告这个问题,至今三年多了都没有得到解决。

愤怒又无奈的网民甚至模仿微软的印度客服回帖,简直笑死我了:

Hello,
My name is Arvind Desai-Ajeeb-Kapoor. I am sorry for the inconveniences and the trouble that caused to you.

Please visit the computer manufacturer’s support website and install the latest display driver available.
If it is already updated, you may want to do the following:
a. Please wash your hands. Interference from dirt particles are causing these issues.
b. Empty your mail folder’s trash bin. Viruses are causing the computer these issues.
c. Locate a version of Windows 7 and use this for permanent solution.
d. Try installing the driver and check with manufacturer’s website about permanent solution for these issues.
e. Have your vision examined by a professional. It sounds that you are seeing incorrect colors and that this is causing some issues.
I am glad to fix your issues. Hope this helps.
Regards,
Arvind Kapoor
Microsoft Engineer Team

前两天的一些胡思乱想

1866年,第一条跨大西洋海底通讯电缆铺设成功。说起这个来不禁感慨,好像大哥大BP机小灵通不过是十几二十年前的事儿,5块钱30M流量好像也才没多久,小水管挂机下电影就像在昨天。然而今天几乎人人都拿着不限流量的手机随时随地的追剧玩网游。语音电话甚至取代了传统电话成为人们通话的首选。

一百五十多年了,今天我们早就不再满足于单纯的人跟人之间的沟通。而转向机器与人的沟通,甚至于机器的进化。

最近刚好了解到一本书《生命3.0》,书中一个很有意思的观点就是生命的版本升级,从细菌和低等动物那样只能通过繁殖和生物进化来升级的1.0;到硬件不变但是软件(知识)不断升级,能轻松适应环境甚至改变环境的2.0;最终可能达到硬件(肉体)也可以升级甚至是不需要特定的硬件,软件更是无比强大的3.0形态。

人工智能:人类畅想了几十年,随着近些年某些专业领域(如阿尔法狗之于围棋)的快速发展又进入了人们的视野。未来是否真的已经到来,还不敢轻易下结论。但作为AI相关的从业者,我一直自嘲现在的大部分人工智能还是人工智障阶段。尤其是市面上的各种 “智能xx” 设备,大部分都可以认为是 “智障设备”,顶多算个 “机灵设备” [smart], 因为它们做的事情依然仅限于 “用户告诉他们做什么” (无论是手机点点还是语音控制)。真正的智能 [intelligence], 应该是那种你根本没有意识到它的存在,等你意识到的时候会惊叹一声 “卧槽” 的。所以我自己发明了一个术语叫 “卧槽效应” 和 “卧槽指数”

“卧槽效应” :指出乎意料或者超出想象的事情被揭示的时候,人产生的反应
“卧槽指数”:(卧|槽)*N (N即为卧槽强度, 如卧槽槽槽 指数为3, 卧槽卧槽卧槽卧槽 指数是4)

接下来分享几个我觉得应该够得上intelligence的智能:

1,推销电话系统(含各种电话服务系统)

估计很多人没有意识到,现在各种骚扰电话已经不是真人在拨打了。根据我的细心观察比较高级的AI电话销售已经可以实现如下对话:

房产类:
AI:您好,我们是xx地段xx楼盘,有没有兴趣了解一下
if 我:没有。 AI:哦,不好意思打扰了。挂机。
else if 我:我没钱啊。AI:哦,是这样的,我们的产品价格非常划算,总价最低只要xx万。
else if 我:你们这是公寓还是住宅? AI:我们这是70年产权纯住宅项目,噼里啪啦又一通介绍。

客服类:
AI:你好,我是xx保险的回访人员,请问你是否是xxx先生?
我:是的 (注意:如果此处你打断对方,对方会反复重复上面那句话。)
AI:好的,接下来我要跟您核实一下相关信息,blabla。您的生日是?
我:xx日
AI:您是否已经阅读并理解xxx条款
我:是的 (经测试,回答:是的,对,知道等等正面词汇都可以通过)

此类AI的特点是因为借助了真人语音,比较难以识别。但是暂时不能回答超出话题范围或者比较复杂的问题。比如 “你是真人么?”
事实上,此类AI在技术上比Siri和Bixby等语音助手还要简单,但是因为应用场景的特殊,很容易产生 “卧槽效应”。根据和身边朋友沟通,大概判定此类AI卧槽指数为1.

2,机器视觉类
前一阵子,谷歌搞了个你画我猜的应用。用户可以随便画一些很粗糙的图片,谷歌根据算法可以判断出来你画的是什么。

以前都说人类视觉和直觉是最复杂的,常用来举的例子就是:我们只要瞟一眼就能看出来一幅画的内容是沙地上的黑色石头,但是对于计算机来说,那只是大部分画面像素值偏黄,一小块椭圆形像素是黑色。它并不知道那是块石头。而现在,这个问题似乎已经有了非常高效的解决方案。

此类AI目前最广泛的应用就是缺陷检查和内容审核。比如工厂里以前依赖人工肉眼检查的pcb板子上的问题或者液晶面板的破损检查,或者搜索引擎和微信聊天里的图片过滤。不光可以快速准确的识别色情暴力political图像,哪怕是经过旋转和混淆的图像也能很快被系统重新识别到。不知不觉无声无息的“保护”着我们。此类AI卧槽指数一般为2。大部分用户根本意识不到图片已经被过滤了。

3,个人服务类
这类AI主要是on-device的,所以更加隐蔽。前面两类AI大都是有强大的计算机集群在进行运算和学习,但是这类AI很多时候并不需要非常强大的算力,因为它可以获取更多更敏感的信息。

[这一段我本来写了,但考虑再三还是删掉了。因为内容太过于敏感,还是不说了。]

现在各种机器学习的算法在预测和识别领域发展非常快,让很多似乎不可能的任务一步步变成了现实。尽管这离真正的inteligence还有距离,但是足以让我们时刻思考:未来生活会是什么样?技术的发展会怎么样影响社会结构?如何影响阶级?如何影响我们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