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z】拉动内需,灾区带头

【转自韩寒博客,为了维护社会和谐,第二篇文章已被和谐】

===================上集=====================

(从来没见过政府工作开展的这么有效率,今天下午,绵阳市采购网上的车辆资料已经删改,其中,110万的陆地巡洋舰没有了,其他车型均只有价格,没有品牌 和型号了,看来的确不仅是买贵的,而且买了贵了。文中资料是未删前复制的。总算是第一次看到政府自己和谐自己了),正文如下:

在网上看到一个帖子,说北川采购豪华车。谣言,这一定是谣言,幻觉,这一定是幻觉,别有用心,这一定是别有用心。那些令人刺耳的声音,我不听,我不听,偏 偏我又容易受影响容易伤心,没有用,微笑的表面不停骗自己,他们的语气,好笑的攻击,自卑的心理,四年来,带着各种面具想让你我孤立,莫名其妙那些话语, 莫名其妙那些话语……登陆了政府的采购网后,我发现,这是真的。

其中,北川政府采购了一辆丰田的陆地巡洋舰(兰德酷路泽),V8最高配置,价值110万(低配的才七十多万,但是六缸的,不气派)。我发现在灾区采购的车 辆中,品牌和车型是五花八门的。并且在各个车型中,几乎都选择了比较高的配置,比如普拉多,就选择了导航版,地震对灾区地貌的破坏实在太大了,震的领导路 都不认识了。

另外,我发现奇怪的一点,其中的各种车型,我作为一个屁民,都能买到同样配置更优惠的价格,不知道为什么政府出面买的价格反而比较贵。我可没说你们吃回扣啊,肯定因为你们太老实了,不会砍价而已。

才看了几页,我觉得很汗颜,国家大力号召拉动内需,结果灾区政府走在了前面,他们患难拉内需的举动让人感动。如果国家能够退还我们这些屁民的捐款,我向国 家保证,一定将这笔钱用于狂野的拉动内需,一分都不给自己留下。如果灾区人民缺少东西,我们宁愿将这笔退款直接在商场里买了东西给你们啊,面对政府,我只 有一个要求,那就是,返券我们得留下,以便再一次拉动内需。

总体看来,抗震救灾已经真的取得了伟大胜利,那我就放心了。

 

北川BCZC询(2009)02号采购工作用车中标公告(2009-1-12)

兰德酷路泽:绵阳市高新区丰田汽车销售服务公司一辆,中标价110.00万元。

北川羌族自治县人民政府采购中心
二OO九年元月十二日

 

1、长丰猎豹越野车一辆成都捷龙贸易公司,中标价19.65万元(送装饰)。

 2、丰田凯美瑞一辆 绵阳市百翔汽车销售服务公司,中标价21.68万元(送)。

 3、东风日产奇骏越野一辆 绵阳市风神汽车销售服务公司,中标价27.5万元(送脚垫)。

1、成都捷龙贸易有限责任公司,中标单价:34.58万元,中标总价:69.16万元。

2、绵阳市成达机电有限公司,中标单价:40.00万元,中标总价:40.00万元。

丰田普拉多4.0GX越野车 墨绿色  1辆

绵阳高新丰田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  53.9万元

中标单位:绵阳市成达机电有限公司
货物:韩国起亚霸锐
中标总价款:41.10万元

北川羌族自治县人民政府采购中心
二OO八年十二月五日

东风天籁:绵阳风神汽车贸易公司 单价20.48万元
长丰猎豹:绵阳倍尔轿车服务公司 单价19.78.48万元
丰田卡罗拉:绵阳高新区丰田汽车销售服务公司 单价15.58万元
北京现代途胜:绵阳新川萨汽车销售服务公司 单价24.78万元

1、绵阳丰田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丰田普拉多VX4.0导航版62.60万元。

2、绵阳港宏斯巴鲁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斯巴鲁森林人 27.18万元。

3、绵阳鑫晟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帕拉丁标准型20.40万元。

北川羌族自治县人民政府采购中心
二OO八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绵政采询(2008)85号”汽车”项目询价结果公告
  绵政采询(2008)85号”汽车”项目,于2008年9月12日进行了询价采购,现将结果公告如下:
  中标候选人:
四川绵阳新华汽车销售服装有限公司:843000.00元
绵阳高新区丰田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584000.00元
(应该是丰田的新款陆地巡洋舰和普拉多)

绵政采询(2008)60号”汽车”项目询价结果公告
  绵政采询(2008)60号”汽车”项目,于2008年7月10日进行了询价采购,现将结果公告如下:
  中标候选人:
绵阳高新区丰田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1,554,000.00元
(应该是丰田的陆地巡洋舰加普拉多或者三台普拉多)

北川羌族自治县人民政府采购中心
二OO八年十二月三日

 

北川BCZC询(2008)17号采购工作用车中标公告
中标单位:
绵阳高新区丰田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 中标总价53.98万元。 (应该是普拉多)

成交商:成都捷龙贸易公司
  成交价:40.66万元
  采购人:市政法委

等等,网址见http://caigou.my.gov.cn/zbgg/zbggmore.asp,绵阳政府采购网。因为太困了,我只看到中标的第五页,而且我只对汽车比较了解,所以只看了汽车的,希望各行各业比较了解的人都可以去验验货。但是,无论如何,人民政府很好的坚持了原则,那就是,抵制法国车。

======================下集========================

今天,北川政府给出了解释,但不幸的是,因为没沟通好,所以不小心给矛盾了。经过南方都市报采访,县长表示:北川县县长经大忠接受了南方都市报记者的采访。经大忠首先表示,这辆兰德酷路泽是抢险应急指挥车,买的时候就已经确定用途了,并不是领导座驾。兰德酷路泽目前归县公安局使用,”其实也不常开”,经大忠说。

但是,在早先凤凰网的新闻中,另外一位负责采购的官员表示:昨日,记者致电北川政府采购中心,一位姓付的官员表示自己就是这次买车的负责人之一。他告诉记者,今年1月10日,北川政府确实通过中标的形式,购得了一辆丰田豪华越野车。但中标的价格是74.7万,并非网友所说的110万。

“我们到一个乡镇去,有时候要走一到两天。”他表示,购置豪华越野车的最初目的只是为了工作方便。他告诉记者:地震以后,由于北川交通道路受到严重破坏,政府工作人员到乡镇去的时候非常不方便,”领导们决定买一辆越野车,主要是为了方便工作。””为什么不选择价格便宜一些的车呢?”记者将网友的疑问反映给他,这位负责人承认,最初购买该车时,考虑不充分,但是事后考虑到该车价格较高,”由于购车的合同还没有签,上周五,县领导经过讨论决定放弃购买该车。”同时,还有部分越野车也放弃购买,所以,他们对网上的部分中标公告进行了修改。

这到底是买了还是没买呢,北川政府有必要开一个内部紧急通气大会,统一口径。我估计统一以后的版本就是,买了,但应急指挥车就是74万的那台,并且绑架灾民指出,这样的导向是非常不利于纠抗震救灾工作展开的。无论买还是没有买,我觉得他们的解释都是不合理的。因为事发突然,而且涉及的领域比较陌生,我可以想象四川的五毛党网评员们对着屏幕抓耳挠腮,不知从何下手的情景。终于,他们悟到了,有不懂车的网评员说,我身在上海大都市,对北川的路况难以想象,国产越野车根本就不去,只有进口越野车才能进去。

我觉得,这样的五毛还不如奉旨装傻比较强点。我虽然在上海,但我是一个每年都要参加十几场比赛的职业拉力车手,各种路况都见过,在地震刚发生的时候我就去了北川一代,基本上不能通行的道路,只要是车辆都已经不能通行,举凡越野车能通行的地方,国产和进口的,只要不是城市 SUV,通行性能几乎都是一样的。可以见得,政府的解释工作和五毛党的反驳工作主要将围绕”性能”二字展开,比如当地另外一位高觉悟的领导周浦说道:
“北川交通条件差,突发事件又多。如果哪里有什么事,本来该一个小时到,车况差了,两三个小时才能到,老百姓怎么想?车子性能不好,功能不好,我们咋做事情?”想为老百姓办事的时候,用最少的时间达到最大的效果,想为老百姓办好事办实事,周浦说这才是买这辆车的初衷:”不是为了摆排场,不像外界想的那样。 “

REPEAT:想为老百姓办事的时候,用最少的时间达到最大的效果,想为老百姓办好事办实事,这才是买这辆车的初衷。
REPEAT:车子性能不好,功能不好,我们咋做事情?
REPEAT:本来该一小时到,车况差了,两三个小时才能到,老百姓怎么想?

是的,老百姓一定会想,为什么,为什么你们没有选择丰田最新款兰德酷路泽4.7L VX-R豪华DVD版!
于是,在老百姓的要求下,你们买了一台。是不是这样个理?

这一代的陆地巡洋舰(兰德酷路泽,丰田真会糟蹋好名字,倒是没管自己叫托油塔),之所以卖的贵,不在于它的越野性能有多强,而在于他的豪华,这并不是一辆硬派越野车,如果给一个同样水平的司机一辆北京吉普,估计两辆车最终停止的地方是一样的,甚至北京吉普因为轴距短,重量轻,非承载的大梁式的纯种越野车车架而走的更远点。选择新款兰德酷路泽,归根结底还是两个字,气派。

应急指挥车这个概念宽泛的很,我不大明白是不是不在顶配的豪华车里,指挥就会有所不利,是不是在八缸的车里指挥出来的效果要比在六缸的车里好,甚至是不是到底是不是用来做所谓的应急指挥车的。问题是,能够有这样的采购手笔,说明你们已经不缺钱花了,抗震救灾已经结束了。当然,作为政府,最合理的解释就是,一切的开销都往抗震救灾上面靠,只要是豪华车,那就是抗震救灾专用车或者指挥车,不够豪华就到不了想去的地方,只要是高配置电脑,就是抗震救灾专用电脑,配置高运算不过来资源得怎么分配。按照县长的说法,这台车买了以后,”其实也不经常开”,那你买他干嘛呢?我不相信没有这台车,就无法站开”指挥”工作了。如果你们不是心虚,为什么把政府采购网中所有车辆的资料和价格全部都删除了呢?我帮你回答了吧,是害怕被别有用心的一小撮人利用了,煽动广大不明真相的群众,引起对政府的误会,攻击政府,导致政府的工作不能积极有序的展开,对吧?
另外,北川政府还购买了起亚霸锐,猎豹,现代途胜,陆地巡洋舰,丰田普拉多,富士森林人,本田CRV尊贵版,新款日产奇骏,起亚狮跑等越野车,让我大开眼界,难道你们是汽车杂志,要搞休闲越野车的对比测试么?对汽车稍微了解一点的朋友都知道,这些SUV中的大部分,尤其是现代途胜,本田CRV之类,是几乎没有任何越野性能的,政府解释说这是为了方便工作,是站不住脚的,要不要我为你们推荐几款价廉物美的工作车啊?免得你们每个品牌都买一辆,辛辛苦苦做测试。我推荐的车肯定能够越野的很远,价格也不贵,坏处就是可能不够豪华气派。

另外的问题是采购的价格,我们假设政府购买了110万越野车,因为你们最后谈定的价格就是110万,这一款车的市场零售价是111万,但我的一个朋友在几周前还有意买这款车,4S店给出的价格是可以优惠16万,也就是95万,那可是一口问的价格,估计还能便宜。这两天现车比较少(是不是都被政府当年货采购了?)价格又涨回去了一点,但最少能优惠4万到5万,一台111万的车,你们政府采购人员去买只便宜了1万,乃是罕见的 99折 ,其中有什么猫腻反正我也不知道。但是你们没能买出112万,解释是4S店员工说了,提现车加一万,这已经是谢天谢地了。

以高于市场价的价格采购豪华高配汽车,说明北川政府不缺钱,那我们就放心了。这也正是地震的时候所提出的,死去的人都已经死去了,活着的人就应该更好的活下去。领导和官员总是应该先走一步的,所以,希望你们更好的活下去,一直更好的活下去,一定要更好的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去去去去去去。活啊活,一直等到活腻了,说不定就轮到老百姓了。

我要新电脑!!

无意中发现了Google实验室的一个新产品:GSA/Google mini/vgsa 反正都是一个东西,汉语名字是 “基于虚拟机上运行的谷歌搜索服务器”。

下载下来是一个虚拟器文件,据说是真金白银的谷歌服务器,不过有多方面性能和功能的限制的,比如只能最多对50,000个文件建立索引。

虽然我的机器根本达不到它要求的最低配置,我也只是抱着尝尝鲜的意思想看看到底是个啥样子的东西。

下载的7z格式的压缩包真让我震惊,压缩文件只有1.1G左右,我C盘还有最大的空间约8G吧,心想够用了,上个厕所回来,7z告诉我出异常了,磁盘空间不足……

FT!果真给它用光了,原来最低要求40G不是说瞎话啊!!

极度郁闷,附上最低配置和推荐配置,哪个看看有这样配置机器的,叫上小弟一起玩玩看看。

System Requirements
The following system resources are required:
        Intel® Pentium® 4 Processor 2.80 Ghz with HT or equivalent
        3 GB of RAM
        40 GB of free space on hard disk
        Ethernet connection
The following system resources are recommended:
        Intel Pentium D processor 915 (dual core) or equivalent
        4 GB of RAM
        40 GB of free space on a 7200 RPM or faster hard disk
        Serial ATA storage interface or better
        Ethernet connection

附上下载链接:http://code.google.com/intl/zh-CN/enterprise/gsave/download_main.html

农民第六次拯救中国及读者回复【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

农民第六次拯救中国
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专栏作家吴晓波 2008-11-18

1989年,我第一次行走中国。在此之前,我是一个成长在江南城市里的文学青年,我只读到过课本上的中国,在用5个月时间踏遍南部中国之后,我在社会底层触摸到什么叫贫困、什么叫绝望、什么叫不可更改的生活。我第一次知道农民对于中国的意义。在江西井冈山,我找到了袁文才的儿子,他的父亲在1927年把毛泽东迎到了山上,从此拉开了改变中国命运的农民革命。我们在一堵泥墙前交谈,墙上涂着六个字,”打土豪,分田地”,它是60年前的遗迹,虽已褪色,却仍然无比醒目,如附着一个不灭的灵魂。我是在很多年后才恍然,袁文才和他的农民兄弟们之所以抛头颅、洒热血地跟随毛泽东打天下,就是因了这六个字的鼓动。

这六个字赢得了中国农民的心。1958年,随着人民公社运动的兴起,土地又一次回到了政府的手中,在其后的二十年里,农民以消极怠工来应对新的土地政策。到1978年,中国开始本轮改革开放,也是在那一年,安徽和四川的农民冒死开始包产到户,土地以承包制的方式再次回到农民手中,它对中国的意义非同寻常,三十年间,中国改革数次峰回路转,却始终没有爆发粮食危机,在很大程度上正是因为农民在一开始就自行解决了产能问题,这一景象与另外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前苏联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后者在1990年推动休克式市场改革的时候,曾经爆发过严重的粮食危机。

联产承包责任制的试验,可以说是中国农民第二次拯救了中国。随着土地分包到户,耕作效率大为提升,大量的农村人口从土地中溢出,可是当时的城市实行的是”围城政策”,严格控制农民进城,因为户籍制度的执行,农民在城市无法找到工作,无法享受医疗、教育等公共服务。因此,数以千万计的农民”洗脚上田”后,”离土不离乡”,就地办起了乡镇企业,它很快构成了国有工业体制外的一股重要力量,而且是如此灵活和充满生机的力量。就在拥有所有资源优势却体制僵硬的国有企业长期徘徊在放权让利的试验路径上的同时,乡土工业的崛起成为中国经济变革最重要的推动力,也是中国改革的最大魅力所在,到1987年,邓小平承认,”在农村改革中,我们完全没有预料到的最大的收获,就是乡镇企业发展起来了。突然冒出搞多种行业、搞商品经济、搞各种小型企业,异军突起”。人们可以在《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的第238页找到这一段话。以今视之,如果没有乡镇企业的出现,中国经济变革的格局是不堪设想的。

乡镇企业的崛起,可以说是中国农民第三次拯救了中国。进入80 年代中后期,中国开始城市体制的改革,大量的农民被招进工厂,他们很快成为最廉价的、最没有保障的劳动力,因此而形成的成本优势构成了”中国制造”的最大竞争力。在过去的十多年里,中国商品横扫全球,靠的正是比美欧日工厂便宜4到8倍的劳动力成本。在经济学上,它有一个很动听的名词叫”人口红利”,红色让人联想到鲜血,这个比喻因此十分恰当。

依赖于农民工人的”中国制造”,可以说是中国农民第四次拯救了中国。再说到了1998年前后,房地产成为拉动中国内需的发动机,农民再次成为”城市经营”的利益奉献者,政府以数万元的低廉价格征用无数农田,然后再以数倍、数十倍乃至数百倍的价格出让给开发商。地产的繁荣,造就了富可敌国的地方政府、造就了无数的富豪、造就了无数全世界最崭新的城市,以及造就了无数的中产阶级,但是,这一切都基础在中国农民的土地贡献上,在过去十年里,他们成为惟一没有实现财产性收入增长的社会阶层。

因征夺农民土地而形成的地产繁荣,可以说是中国农民第五次拯救了中国。现在,轮到他们第六次拯救中国。
正在眼下,随着中国宏观经济的萧条以及全球金融风暴的影响,东南沿海数以十万计的工厂陷入困境,大量工人被裁员,从10月份开始,百万农民工被迫提早返回乡村,他们将为这轮经济调整付出最大的代价,他们极可能是最受伤的群体。据估算,如果经济在明年6月份前无法复苏,新增失业农民工人将超过2000万人。这是一个可怕的数据,早在1961年底,因”大跃进”运动失败,中央政府曾经发布《动员城市人口下乡》,将2600人已经进城的农民全数精简下乡,而在1998年前后的国有企业改造中,也曾造成2250万工人的下岗,在当年这都酿成剧烈的社会动荡。

近期的政策动态表明,中央政府在对外贸易和地产消费无法复苏的情景下,试图以巨额固定资产投资的方式强行拉动中国经济,其成效实在让人担忧。道理非常简单,如果消费��无论是国际贸易还是国内市场��没有复苏,对交通、能源性企业的投入都将是无法保证有效产出的,它除了让少数垄断企业获得大量机会以及造成新的投资浪费之外,很难有正向的效应。

在我看来,当前政府最应该提出的是一个强有力的”就业保障计划”,以此为核心,实施企业减税、社会保障及失业救济等一揽子救援方案,并对各地政府进行刚性化的考核监督。这样的方案也许比拿出数万亿元救市要复杂得多,但却是根本之道。

当然,政策的轨道似乎正铺向另外一个方向。

在充满了无穷变数的2009年,一个似乎确定下来的事实将是:我们的农民兄弟,将一如既往地、以无比惨烈的方式第六次”拯救”中国。

匿名2008-11-23 22:17:35
当时学政治就很清楚,国家是阶级统治的工具。 农民永远是最底下的,这是不争的现实。 有肉自己吃,无米农民出,这个就是当今社会~~~
红色翅膀2008-11-23 21:05:55
在课本里,农民是工人阶级的同盟军,但是现在工人阶级的先锋队掌权了,怎么看同盟军都是被牺牲的一群,希望政府能考虑一下。 在中国的历史上,好象每次改朝换代都是农民最先揭杆而起,但是最后倒霉的却总是农民。
匿名2008-11-23 20:26:31
剖析的很精辟,让中国最广大的群体来承受经济危机。这不是社会主义所追的代表最广大人民利益的目标。在几十年来对农民的剥削一直就没有断过。所谓的取消农业税和对农民的补贴吵的越热越说明以前对农民的盘剥的凶残。 在这个所谓的工农的社会,是莫大的悲哀!!!!!!!!!
Jerry2008-11-23 20:09:59
我们这些刚毕业的大学生也只能做发展的探路石了

—————————————————————

给农民兄弟发点红包吧
读者:熊飞 2008-11-19
 

FT中文网编辑:

在读了吴晓波的《农民第6次拯救中国》一文后,真的是感同身受,作者说出了我的许多心里话,那么我不禁进一步问道:”谁又来拯救我们的农民呢”?

我一直都坚持这样一种观点:经济危机向来是穷人的地狱,而非富人的天敌。的确,经济危机会使10%的富人沦为穷人,但是却会使100%的穷人变得更穷。对于大部分富人来说,经济危机对他们的影响无非是多参加一些对策会议、少买两条游艇、少两次迪拜之旅;但是对穷人来说呢?他们面对的将是最严重的肚子问题、生存问题。危机过后,富人们将再次拿起剪刀剪向穷人的羊毛;穷人呢,也许很多都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就像吴作者所说的,哪一次中国经济的腾飞不是农民的功劳呢?但是我们要面对的现实是,由于农民在中国经济、政治中如此弱小,或者说根本就没有话语权,使其余阶层剥削农民阶层是如此的简单、如此的快捷,最后,中国经济根本就没有走向一条良性发展的道路,中国经济至今仍在世界产业链的最底层苟延残喘。是8亿农民、2亿农民工烘托着中国经济的”蒸蒸日上”,烘托着整个城市阶层的”光辉景象”。

很可惜,狼来了,危机来了,我们的农民兄弟将要遭受莫大的痛苦了。我们赖以为豪的政府想出的是什么办法呢?可惜,是我最最鄙视的4万亿基建投资计划。姑且不论到底有没有4万亿,想一想我们的经济现状,我们倒闭的是出口服装的工厂,不是水泥厂;我们裁员的是服务零售企业,不是工程公司;我们过剩的是产能,不是需求。可是我们的政府偏偏对这些现实不闻不问,而仍以最最简单粗暴的老方法――基建投资。

另外,我很怀疑会不会产生这样一个后果:一个4万亿,10万腐败官。在1500万的工程款有500万用于行贿的当今中国社会,这个怀疑还真的不是没有道理。

拜托,给我们的农民兄弟发点红包吧,就是一个人头1000元,也不过8000亿。其余的人不服?也好,13亿人一人1000元,也不过是1.3万亿嘛,比起4万亿实在是少的可怜,但效果可能是大了不知多少倍。我们的兄弟台湾已经发红包了,我们的敌人日本早就发红包了,我们的非敌非友美利坚也要减税了,为什么我们就不能学学呢?难道真的总是只有基建这个”霍布斯的选择”?

不要遗忘农民,他们已经5次拯救了我们的祖国,现在准备第六次拯救我们的祖国,所以,政府啊,请拯救拯救他们!

读者:熊飞

注:读者来信仅代表读者本人观点。

吃肉的兔子2008-11-23 21:42:57
非常同意,不仅是农民阶层,还包括城市中的低收入群体。政府出台的政策很少有惠及到他们的,即使有也都带有歧视性规定。
匿名2008-11-22 10:39:32
大哥你在做梦吧!受人与鱼不如授之与渔。你没有听过这句话吗? 再说,光拯救农民就能让中国度过这次金融危机吗?拜托清醒一点吧!
匿名2008-11-21 14:56:34
如果政府是民选的,作者这个意见一定会被采纳,反之则不可能。

—————————————————————

我们农民只有自己救自己

读者:zos000017 2008-11-21

FT中文网编辑:

读了吴晓波的《农民第六次拯救中国》及熊飞的《给农民兄弟发点红包吧》两篇文章,深有感慨。作为农民的后代和曾经的农民,我想对两位先生说,”我们会自己拯救自己”。

正如吴晓波先生所说,我们曾经无比惨烈地六次拯救了中国――所谓的”新中国”。而换来的,却是熊飞先生所设问的:谁又来拯救我们呢?

俗话说得好,”吃一堑、长一智”。虽然我们农民的政治觉悟没有工人兄弟那么高、文化水平没有知识分子那么好,但在多次吃堑之后,我们悟出了一个朴素的道理――没人会来拯救我们,除了我们自己。

实际上,我们也早就这样做了。你看看,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是我们自己想出来的;乡镇企业,是我们自己做出来的。只不过这些事儿符合了上面的心思,所以被允许,被大肆宣扬,然后被理所当然的归功于上面。

可别就此认为我们仅仅做了这两件事儿。你听听,不是时不时有”听从一小撮人的教唆”的历色批评吗?不是会动不动就”不明真相的起哄”的大义教育吗?我们虽然傻,但是道理却懂。我们傻,所以手脚笨拙,被叫做”程序非法”;我们懂,所以心怒气怨,被称为”诉求合理”。其实用不着涂脂抹粉,利益就是赤裸裸的血淋淋的,它只关乎阶层立场、不在乎智商高低。

在此,我坦率的说:请不要用”请求合理、程序非法”的把戏来糊弄我们,也不要用”拯救中国”的虚伪来赞捧我们,更不要用”发点红包”的施舍来怜悯我们。

我们已经明白而且彻底明白:没人会来拯救我们,我们只有自己拯救自己。

读者:zos000017

注:读者来信仅代表读者本人观点。

匿名2008-11-21 20:09:32
30年前本人当时也是农民!听到一个老农民骂娘:这叫什么世道?农民的儿子永远是农民;工人的儿子永远是工人;干部的儿子永远是干部?咱们汉族人当皇帝时那兴过这个?他句话骂在点子上.现在城乡户口二元制实际是清朝八旗制度的延续,是马克思说的:亚希亚制度!而从商鞅变法以来到明王朝结束.中国不是亚希亚国家!农民是与其他阶层是平等的.中国不想乱就再次商鞅变法!
—————————————————————

中国农民难救自己

读者:静水涟漪 2008-11-24

FT中文网编辑:

读了《农民第六次拯救中国》《我们农民只有自己救自己》这两篇文章,不免深有感触,前者提到这次金融危机可能是中国农民第六次拯救中国,并且这一次是无比惨重的,血淋淋地付出,几千万的农民工将面临失业;后者则认为历史证明我们会自己救自己。

我不禁想问,这次农民还能救自己吗?是的,农民曾经几次救了中国,提供最廉价的劳动力,为城市发展做出巨大贡献;农民的土地廉价地被政府征收,为地方财政建起了金库,也繁荣了中国地产市场。而农民真的在其中拯救了自己吗?

没错,看似农民找到了工作,到城里做起了农民工,但是农民工有基本的社会保障吗?没有!失业没保险,上一天班算一天,子女异地就学难,医疗保险、工伤保险缺,更有甚者,辛辛苦苦工作了一年,包工头一跑可能连工资都拿不到。最终农民与城里人的差距越拉越大。

农民的土地被征收了,这次金融危机可能导致几千万的农民工失业,他们回去还能干什么?没有工作,没有土地,没有保障,而这批农民工很多文化层次受限,很难再找到合适的工作。可悲的是现在国家统计的失业人口只是城镇登记的,至于农民工,他们难道不是中国人吗?没有人统计他们的失业,自然失业救济金与他们无缘。

中国农民难救自己,他们虽然人数众多,但基本文化层次都较低,维护自己权益能力弱,没有自己的工会组织,没有人愿意为自己的利益据理力争,的确,对于任何一个农民个体,这都很困难,只有一定的组织才能做到。而农民都想搭便车,没人愿做出头鸟。这一点,奥尔森的《行动的逻辑》分析的理论可以充分解释这一现象。

至于现有的学者们研究”三农”问题,可毕竟他们不是利益主体,而且吃着政府的皇粮,只能在政府意愿下谈谈提高农民待遇,又怎能十分尽心尽责?

所以,农民要救自己,除非能建立起代表自己利益的集团,这最难的就是大家要齐心协力,没有搭便车现象,可是难啊。

读者:静水涟漪

注:读者来信仅代表读者本人观点。

在Eclipse 3.2核心中发现的一段诡异代码

位于org.eclipse.ui.workbenck.texteditor_3.2.0v20060605-1400.jar包的
org.eclipse.ui.texteditor.AbstractTextEditor.class中。
2569行开始
直观上感觉这段代码是想支持鼠标手势的
/* gestures commented out until proper solution (i.e. preference page) can be found
* for bug # 28417:
*
final Map gestureMap= new HashMap();
gestureMap.put("E", "org.eclipse.ui.navigate.forwardHistory");
gestureMap.put("N", "org.eclipse.ui.file.save");
gestureMap.put("NW", "org.eclipse.ui.file.saveAll");
gestureMap.put("S", "org.eclipse.ui.file.close");
gestureMap.put("SW", "org.eclipse.ui.file.closeAll");
gestureMap.put("W", "org.eclipse.ui.navigate.backwardHistory");
gestureMap.put("EN", "org.eclipse.ui.edit.copy");
gestureMap.put("ES", "org.eclipse.ui.edit.paste");
gestureMap.put("EW", "org.eclipse.ui.edit.cut");
Capture capture= Capture.create();
capture.setControl(styledText);
capture.addCaptureListener(new CaptureListener() {
public void gesture(Gesture gesture) {
if (gesture.getPen() == 3) {
String actionId= (String) gestureMap.get(Util.recognize(gesture.getPoints(), 20));
if (actionId != null) {
IKeyBindingService keyBindingService= getEditorSite().getKeyBindingService();
if (keyBindingService instanceof KeyBindingService) {
IAction action= ((KeyBindingService) keyBindingService).getAction(actionId);
if (action != null) {
if (action instanceof IUpdate)
((IUpdate) action).update();
if (action.isEnabled())
action.run();
}
}
return;
}
fTextContextMenu.setVisible(true);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