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otes

  • by

过去都是假的,回忆是一条没有归途的路,以往的一切春天都无法复原,即使最狂乱且坚韧的爱情,归根结底也不过是转瞬即逝的现实,唯有孤独永恒。-—马尔克斯

选择接受哪些妥协,是设计的本质,而消除这些妥协,则是工程的目的。

Trust, but verify. – President Ronald Reagan from a Russian proverb. 

Four wheels move the body, two wheels move the soul. (四轮载身,两轮载魂)

TL;DR : Too long; didn’t read

pastel color: 蜡笔色, 所谓的马卡龙色

没有苦中作乐的部分, 旅游是无法称之为旅行的.

从商鞅到韩非子这些强秦理论家,他们从来不去论证我要怎么做人民才会拥护我。“以法赏罚之,以术操控之,以势威吓之”。在他们看来,国家能否治理好,不在于百姓的爱戴,而在于使百姓害怕,不敢反抗。实现了大国崛起的秦朝如何对付老百姓

《汉书·董仲舒传》:“今师异道,人异论,百家殊方,指意不同,是上亡以持统一……下不知所守。”

《日知录》卷十三“正始”一条说: 有亡国,有亡天下。亡国与亡天下奚辨?曰:易姓改号,谓之亡国。仁义充塞,而至于率兽食人,人将相食,谓之亡天下。……知保天下然后知保国。保国者,其君其臣,肉食者谋之;保天下,匹夫之贱与有责焉耳矣。” 

针对国民党政府提出的“全国人民团结一致,爱国御敌”,毛一针见血地提出“现在谈爱国,那是爱谁的国?蒋介石的国吧?” “少数人的国,他们少数人去爱吧。” 毛说:“一个不是人民选举出来的政府,有什么脸面代表这个国家?爱这样的国家,就是对祖国的背叛”。 摘自1946年大连大众书店出版《毛选》

看来LZ是老实人, 你要是开车上街看看,中国人不怕死的是辣么多。 电动车什么灯都敢闯,多快都敢换线,看手机走到卡车轮子下连眉头不皱皱。这就叫“血性”懂不? 国人远比你想想的要勇敢,要无畏!

基辛格: 当你觉得自己对一件事情确信无疑的时候, 你要么是真的洞悉这件事的全部真相,要么只是因为你对它一无所知.

阿瑟克拉克的墓志铭:他从未成熟,但一刻也没有停止成长

我们总幻想着彼此的未来,却也总惦记着对方的过去。《交响情人梦之欧洲特别篇》

英国哲学家弗朗西斯培根曾说过:“钱就像粪肥,如果不撒开就没有好处。”

只有美女才有权利说“我今天好难看不敢见人了”,只有有钱人才有权利说“最近没钱”,都是一样的。

米兰昆德拉在《告别的聚会》里说过大概这个意思的话:最好的告别,就是你俩话正说到一半,突然有个事把你叫走了。话头还撂在那儿,原打算待会儿继续的,却就此天人永隔。当时读到时只觉得诗意,现在明白,是天意。天意呢,就是那个总会在你意想不到的时刻,以一种你意想不到的方式,迅疾而至的东西。

香港永和茶餐厅菜单上的文字:大饱易买,大钱难捞,针鼻削铁,无非微中取利;携子来多,携父来少,檐前滴水,何曾见有倒流

当一个梦想实现的时候,就是这个梦想消失的时候。 最后一点,我觉得创业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是一个你可以跟你的小伙伴一起做你很热爱的事情,然后实现一个又一个梦想,这个过程会让你觉得非常开心,然后当你实现一个梦想一样,就像爬山一样,你爬到山顶以后,爬山的过程会很艰苦,旁边也有很多的风景,你爬到山顶之后你看到的风景是最漂亮的,看完之后怎么办?你在山上过一辈子吗?不可能的,你这个时候需要下山了,你需要爬另外一个山。(http://www.36kr.com/p/214138.html)

韩非子的「自恃勿恃人」,「恃术不恃信」(《外右下》)

贫困如同暴君:越贫困,越无力 http://cul.sina.cn/wh/2015-01-13/culzl-iavxeafr9900603.d.html

法国作家塞利纳在他1935年的《长夜行》里写道:“我们之间有五个法郎的隔阂,就足以产生恨,希望他们统统死光。”“五个法郎”,可以换成小升初的一个名额、一个工作机会,甚至仅仅是高峰期公车上的一个座位、它仍然“足以产生恨,希望他们统统死光”。

孟德斯鳩將政治體系分為三類:共和制、君主制以及專制。共和制度會隨著不同國家、習俗而有所改變,對於平民較為開放的便為民主共和,而較為採取菁英取向的便是貴族共和。而君主制與專制的不同取決於有無「制衡力量」,即貴族、教士等等。如果有的話便是君主制度;若沒有的話便是專制。

孟德斯鳩認為在這些政治體制背後有一套「原則」存在。這套「原則」會驅動人民來支持該政權並為其效力。以民主共和而言,此原則變為「崇尚德性」–將公共利益置於個人之上。對君主制而言,動力則是「熱愛榮譽」,對於更高位階、特權的渴望。最後,對於專制政體而言,原則便是「對統治者的恐懼」。一個政治體系如果缺乏支撐的原則,孟德斯鳩認為它便無法長久存在。舉例來說,英國在內戰之後(1642–1651)無法維持共和國的存在,便是因為這個社會缺乏對於德性的崇尚。

仇和 纵贯历史,从商鞅到王安石,再到康有为们,专制下的改革派从来都没有好下场。

美,也是天才的一种,只有肤浅的人才不以貌取人! – 王尔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