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震云

《一句顶一万句》

  • by

上部 出延津记  但慢性子容易心细,心细的人容易记仇。  如讲到“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徒儿们以为远道来了朋友,孔子高兴,而老汪说高兴个啥呀,恰恰是圣人伤了心,如果身边有朋友,心里的话都说完了,远道来个人,不是添堵吗?恰恰是身边没朋友,才把这个远道来的人当… 阅读更多 »《一句顶一万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