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遇有人在厕所吃饭有感

昨天回家的路上往春晓路的公厕拐了个弯儿, 上海的公厕大都很豪华, 外观前卫内部整洁, 很有魔都气质. 但是再整洁的公厕也是公厕, 我一直这么认为的. 不难理解当我看到几位工作人员在公厕的柜台边烧饭的时候那种震惊了. 尽管他们看起来习以为常, 尽管上海不少公厕确实比不少地方的餐厅都干净(的多), 我还是觉得他们也不情愿在这种环境下做饭吃饭的.

相比起西南旱区的悲惨, 也许在厕所做饭真不算什么. 人家至少是自己烧的饭自己炒的菜, 我们天天吃的谁知道是不是地沟油呢, 相比之下, 在窗明几洁的办公室里吃的盒饭或许还要稍逊一筹呢.

同样是一顿饭, 有人在公厕亦能吃的津津有味; 有人在金茂88层餐厅也觉得索然无味. 但是能在公厕吃的很开心的人到金茂应该会更开心, 在金茂都吃的挑三拣四的人, 到公厕别说吃饭了, 估计喝口水都难以下咽了.

至此, 不禁想到我的校长李瑞清(两江师范学院监督)立下的校训: 嚼得菜根, 做得大事. 我也释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