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有什么好庆

国庆放了九天假,从2号到家直到10号早上回到南京直接去上班,几乎每天我都在干活,使用了电钻、抛光机、油漆、电工梯等多种工具,以至于放假比上班还累。
这都不重要,此次回家我有个重要的目的:给姥姥家的老房子拍照。全国上下风风火火都在拆迁盖楼城市化,我家乡那个小城镇也不能幸免,姥姥家住了多少年的平房已经被包围在高耸的大楼间,差点没熬过这个国庆节。姥爷和姥姥都已经八十多了,住不惯楼房,姥姥说:就算赔我多少套房子我也不愿意去住那没有院子的楼啊。

门口的对联是姥爷写的:勤能补拙,俭可养廉。外面曾经的邻居,如今的废墟

IMGP5682

后面的高楼,已经被拆光的邻居

IMGP5686

说道马上家要被拆了,姥姥很难过

IMGP5696

大姨在烧火,用地锅做饭,以后大年初二我们只能去饭店吃了,但是饭店就算有燕翅鲍也不及大锅饭在我心中的万分之一

IMGP5692

柴火烧的大锅饭,我每次至少吃两大碗,每次想到以后没的吃了我就会骂脏话

IMGP5701

童年的我

IMGP5742

姥爷和姥姥都八十多了,身体非常健康,拍照当天姥爷还去帮亲戚扬花生了所以未能见面,临走当天我特意又去见了姥爷一面,当面聆听姥爷的教诲。姥爷曾是高中物理老师,那天从宏观物理到微观物理再到中微子的发现讲到佛学、神学等给了讲了很久,我受益匪浅,当时特意用手机录了音,回头整理好仔细揣摩揣摩。

其中对我影响比较大的是,我越来越倾向于成为一个有神论者。姥爷从事了数十年的物理教学,也对佛教有多年的潜心专研,他解释的“法”、“神”、“意识”,“轮回”等都让我如醍醐灌顶。科学、哲学、宗教等似乎突然就联通在了一起。接下来我会认真的思考这些问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