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把枪

这两把枪是真实存在的,一把是带光学瞄准镜的狙击步枪,巴雷特;一把是普通的步枪。都是黑黝黝的,黑色显然是最有力量的颜色。
昨天当我沿着后村的草房顶试图逃跑的时候,平日里不过一人高的土墙居然一夜之间如长城般矗立在眼前。碎土和着石块让我无法攀爬,这突如其来的挫折将我再度赶回后村。
摸索回破旧的一层平房,关上已经锈迹斑驳的铁门,我告诉自己,得跟他们拼了。
那把枪居然还在那里,我已经触到了枪管的冰凉,用力一拽,操!
枪托居然没了!难道被他们做饭当柴火用了?!!待我端起只剩半截的看起来很别扭的枪身时,惊讶又脱口而出一句脏话,因为枪管也歪了……
看着下垂的枪管,我不禁想到那年学校一个办公室失火,那台吊扇被烧的扇叶下垂,仿佛一个凳子,抑或像个美国电影里经常出现的傻逼外星人。这下垂的枪管似乎是别人故意弄给我看的,想告诉我:硬不起来了吧?
这个问题极大的刺激了我,于是我疯狂的找另外一把枪,边翻箱倒柜的找边喊:我的巴特雷呢!我的巴特雷呢!每次我一激动就会把巴雷特说成巴特雷,但从来不会说成巴特尔。
等我把巴雷特找到的时候,她的状况也不好,光瞄找不到了。一把没有光瞄的大狙跟一个黑色的拖把有什么区别?
还好,它还能用,我立马塞进去粗大的吓人的.50子弹,瞄都没瞄朝着那个方向打了一枪。
砰——!
好的雷暴龙~ 我低吟了一声。
等我准备开始大干一场的时候,却眼睁睁的看到那个沉重的制退器慢慢的沉下去,整个枪管像下到锅里的面条一样渐渐的软下去……Fuck!这句我却没能喊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