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le of Life

上个周末,也就是2012年的最后一个周末,我和Becky去了一趟北京,就呆了一夜。真的是One Night in Beijing,呵呵
去北京前我就打算看看那部著名的电影《末代皇帝》,可惜直到在北京返回的列车上,我才有空看,昨晚跟becky在家又重新看了一遍,无限唏嘘。回想起刚刚去过的故宫,更是百感交集。

Evernote里blog这个目录下面已经攒了3篇没有完成的日记,一篇塞班游记一篇年终总结还有一篇北京游记,以我的拖拉,大概是不会把这三篇写完了。这几天工作刚好不忙,我上午一直还沉浸在溥仪的故事里,除了那些生动的仿佛能闻到味道的人物和景观外,我回味最多的就是溥仪青年时面对太监的欺瞒对婉容说的一句话:I want rule! 「我要掌权」。可怜的末代皇帝,青年以前,紫禁城就是他的家,也是他的囚笼;离开故宫后日本人又为他编织了一座精美的鸟笼–满洲国;被PRC捕获后,则被关进了监狱,成了一名真正的囚犯。只有在垂暮之年,他骑着自行车穿行于北京的街头,伫立在大白菜摊前,似乎才稍得自在。
当命运的大海颠簸的时候,谁来掌舵甚至有没有人来掌舵似乎都毫无意义。面对命运的捉弄或背弃,有人选择手枪,有人选择鸦片,有人选择离开,有人选择忍耐。

细想中国的历史,一直都是混乱冒险。还是那句老话: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德五读书。虽然他贵有天子命可惜时运不济,偏偏是大革命时代的天子,注定要被革命。真是他自己也要呵呵后了。
而平凡如我,又何尝不想控制周身的一切。都说得到的终将失去,那当初的争取又有何意义?可我觉得如果当初不去争取,最终又有什么能失去?

明知残酷还要冷酷的活下去,这就是冰冷的城墙对我诉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