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梦想弄丢了

“We do what we have to do, in ord to do what we want to do.”

这是在《伟大的辩手》(The Great Detaters)里面,年仅14岁的小伙子说的。看电影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我是真的被震撼了,赶紧暂停下来去确认一下他说的是不是真是这样,然后就在豆瓣上发现了两位有同样感触的朋友。也许文字无法表述我当时听到这句话的震动,事实是这样的:我从来没有在看电影的时候,因为一句台词而暂停下来,然后到网上去找有没有人同样对这句话有感觉,这是第一次。正是这样一个不言而喻的真理,被浮躁我无视了如此长久,所以它被一个中学生随口说出来的时候我才会感到惊诧。我不由的想起了自己,想起了自己的学生生涯,和自己刚刚开始的社会生活……

我是个爱做梦的人,时常有新鲜的念头,总是不断的对各种新事物产生兴趣,然后又总是还没有去实施就又失去兴趣转而对别的东西有兴趣了。看到家具市场里面人家做的家具很漂亮,然后我自己就宣称也要弄点木材做个什么出来,冲动上来了还会拿笔和纸勾画勾画设计一番,然后就又因为各种原因无限期的往后推了;还有之前刚工作的时候,因为担心自己晚上的时间不知道如何打发,便想这学个乐器,是这也想学那也想学,最后还是决定学吉他或萨克斯,由于萨克斯比较贵,于是想想还是先学吉他吧,毕竟高中的时候也操练过几天,虽然后来几年再也没有摸过那东西,决定学吉他后还像模像样的在网上找了几天的琴和资料,直到现在,还没看见吉他毛……;大三的时候,在学校,因为想要锻炼身体便和杨雷一起去买了拳套早上起来打拳,连一个月都没到就因为实在贪恋早上的睡觉时间和其它种种原因没有坚持下来,那时候还晚上拿个双节棍在楼道里甩来甩去,后来棍子被杨雷抢夺了去;就在刚才,看到电视里面在播放调酒师技能比赛,又突然很想学学调酒,我甚至开始盘算利用什么时间去练习,开始去古狗上搜相关的资料……

也就在一瞬间,我想起了开篇那句话:先做必须要做的,才能做自己想做的。而我自己连自己必须要做的都还没有做好,却在那些”想”做的事情上朝三暮四,三天想做这个两天想做那个,更重要的是根本没有认真的坚持做好一件事情。所以每每跟人说起来,我都只能说:我”以前会”弹吉他、我”以前会”玩双节棍,我”以前会”跆拳道,我”以前会”写诗歌,我”以前会”……才发现我”一直”什么都不是,”一直”什么都不会。

是的,我没有自甘平庸,我也没有迷失自我,我更没有放任自流,我同样没有认真,这真是莫大的悲哀,我居然一直就这样愚蠢固执而自以为是的过了这么多年。一直愚蠢的认为:做个木匠,做个歌手,做个调酒师等等是梦想。其实这些根本就不是梦想,什么都不是,只是三心二意的乱想。梦想是发自灵魂深处的渴望,是愿意为之付出一切精神、倾尽所有物质的渴望。而我根本就没有为这些想法付出过哪怕是一丁点的努力,我怎么能好意思称呼这些为我的梦想?我怎么可以如此亵渎梦想这个词。

从小就被教育要有”持之以恒水滴石穿”的精神,但是年纪越大这句话仿佛离我越远,在这个速食社会,我的”梦想”也变得”速食”起来。初中的时候梦想是考上一中;考上一中后两年没有梦想高三梦想是考上浙大;浙大没考上上了东大,到了东大一年级的梦想是高数能考过60分,二年级的梦想是多结识点漂亮女生,三年级的梦想是每天多睡会儿最后还能顺利找到家不错的公司实习,四年级在公司实习梦想是周末睡觉逛街,现在毕业了梦想是什么时候涨工资……再或者,没有女朋友的时候梦想找个身材窈窕脸蛋秀美的,有了女朋友梦想早日买房买车二人世界环球旅行……这他妈的的能叫梦想么??

我现在把自己的思想弄丢了,思索不出个所以然,混乱一团,我现在have to do就是上好班做好工作,但是我want to do 的呢?

Finally, I Become the Man I Hated.–Mar/24/2011 by Mysel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