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趣的梦

最近太累,昨晚做了一个梦,醒来觉得很有意思,记录一下。

如同《盗梦空间》里所言,人都是记得不梦的开始,我也就单刀直入,从记忆之初写起,其他东西请自行脑补。

我坐在室内的地上,室内的陈设布置偏向日式,也就是说,很简单。 铺着地毯,我便席地而坐,身边散落了一些儿童玩具。室内还有其他人,但应该至多两个。 呆坐着,突然发现几个手掌大小的乐高怪物朝着我蹦跳过来,脑子里同时响起一个声音:“它们来了”。 没有多想,我站起来抓起几个怪物就扔出了窗外。 还对室内的人说:“这么点的小东西能怎么样呢”

不多时,有一架乐高运输机从窗子飞进来,这次它倒是勇猛,直接把怪物空降在我盘坐的腿上。 这次的怪物和以往的都不一样。以往都是马赛克模样的,这次是半透明的像水母。我拿起来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居然是个透明橡胶弹性玩具,有多个造型,但是我只记得其中一个是淡蓝色的螃蟹,同样是手掌大小。

这次空投的怪物并没有动起来,让我放松的警惕,室内的人也拿着玩。 好久没有玩过弹力球的我,拿着那只螃蟹朝地上一砸,想让它再蹦回我手里。但是它并没有弹起,而是在地上变大了一倍。成了碗口那么大一个。我突然意识到,这是它们的另外一种武器。赶紧招呼室内的人把玩具拿在手里,丢到室外去,而且越远越好。

我第一个,拿起蓝螃蟹,用尽全力扔到了大约几十米外的地方。再次触地后,螃蟹开始急剧膨胀变成一个大水泡,同时颜色也越来越淡。原来这里面装有无数红色的小龙虾。被室内的其他人扔出去的玩具也同样变成一个个装有龙虾的水泡。等水泡便的足够大并且相互碰撞在一起的时候,破裂了。 里面的龙虾倾泻而出,向我们的房子涌来。

面对着铺天盖地的龙虾军团,我一面赶紧招呼其他人回房间并且关紧门窗,一面徒劳的试图用工具弄走靠近的龙虾。 这些龙虾有大有小,大的有两三厘米粗,小的如铅笔那么细。正在面对源源不断涌来的龙虾无能为力的时候,我惊讶的发现冲在最前面的开始撤退,继而全体开始撤退,最终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正在纳闷,为何它们这么快就放弃了进攻。扫视庭院,瞥见了散落一地的垃圾,这是我摆在门口准备丢掉的食物残渣。 原来这里面有一堆的椒盐小龙虾壳,哦~,对了,我喜欢吃小龙虾。

Another Dream About Fly

大脑放空的一瞬间,昨天的梦呼啦的涌上来

这是位于西北黄土高原的小地方,到处都是赤裸的黄色和寒酸的绿色。我不是个快递员,却莫名其妙的被委托将一个巨大的包裹送给某个人,是住在某个大院子里的某个人。“这里面是一架飞行器”,给我包裹的那个人不经意的说。一个念头嗖的就冒了出来,仿佛一只在雪地中等待了很久的饿狼似的。“我应该在把它送给它主人之前驾驶一下它”,就是这么个念头。

被这个念头驱使着,我开始狂奔,眼看着时间在一点点流逝,我却没能找到一个足够空旷的地方,让我把那个装在巨大包裹里的神奇机器打开来。直到我小心翼翼的一只手扛着那个包裹,用剩余三肢勉强爬到一座塬上。这里开阔许多了,目光所及全是一种粗犷的黄。打开那个包裹的时候我有点迫不及待,心情像费劲千辛万苦才赢得圣衣的圣斗士一样:我要驾驭这堆零件!可惜这些零件没有发出耀眼的光芒并自动附在我的身上,不过身为技校精英的我在梦里一样是技校精英,很快我便将它们组合成了一个整体。

我真不愿意称它为一台飞行器,因为它实在太过简陋,就像一只插着竹蜻蜓的风筝,唯一比它简陋的飞行器估计就是竹蜻蜓了。但是我对克服地心引力是如此的渴望,所有当毫不犹豫的要驾驭它的时候完全没有意识到我站的有多高如果坠落我会有多惨。
先飞起来再说,管它如何降下……

再后面的事情我就记不清楚了,我应该是驾驭着它飞了起来,但是我真的记不清楚了。

我想飞却反复梦见下坠

2011年6月28日20:36:44
此刻的我坐在前天我亲手修好的电脑椅上啃着今天下班从超市买的香蕉
昨天的夜里 我睡了将近10个小时 三周以来的极度疲惫总算有了明显的缓解
今天中午不小心弄破了耳朵里的包 顿时血流不止 由于创口太靠近大脑 痛感也很强烈
用了数张面纸才擦拭干净耳朵里的血 我开始数这三周来身上的新伤口 脑门 耳朵 胳膊 手背 小腿 脚趾
我一直说 伤疤是男人的勋章 这段时间我至少得了六块勋章 yeah

在South Park里某集 Kenny利用喷在脸上的公猫的尿液进入了太虚幻境 在其中他乘坐各种飞行器 自由的翱翔
在我的梦里 我被一位乡民的飞行器带离了地面 直达云端以上云峰之侧 继而纵身落下 用两本书控制着滑翔状态的自己
最后 我在经历了尴尬的滑行后 坠落在一滩污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