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只狗的故事

谨以此文缅怀我曾经的宿敌 – 汉堡
事情要从几年前刚搬家过来说起。
那天我刚走到单元门口,一只傻狗突然冲出来对着我狂叫。我向来是不惧怕动物的,由于天生丛林之王的气场,大多数动物看到我要么很温顺要么就逃走。所以当这只普通的京巴敢对我不敬时,我的反应是转身朝它走去以气势压迫它。令我意外的是它竟然往家的方向跑了几步后继续加大音量冲我叫。鉴于天色已晚,我决定以后有机会再跟它算账。这之后它依然保持着见人就乱叫的本色,众邻居见到它都躲的远远的,被吓到的还会骂一句 哪家的傻X狗!等等
我也吓唬过它几次,没想到它不仅不怕,反而趁着我上楼后跑到门禁口对着玻璃门狂叫。这是赤裸裸的挑衅,是作为宠物之王的我完全不能忍受的。

终于有一天一个绝佳机会降临了。它在小区里面晃悠,我从它背后出现竟然没有被发现。于是我偷偷的接近它,然后大吼一声:哈!!! 它被吓的一惊,边叫边飞也似的跑。我当然不会善罢甘休,在后面狂追了它几十米,一只从小滑梯追到了小水池,直到它利用身型优势钻草丛逃之夭夭。 这次交锋后,它似乎知道了我不是好惹的,再也不敢明目张胆的靠近我,只敢远远的吼几声就跟我保持距离或者趁我不注意在背后叫几下。
本着痛打落水狗和宜将剩勇追穷寇的原则,我当然并不满足于此,非要把它治的服服帖帖不行。以后每次看到它都要假装追它几步进行巴甫洛夫强化。最终,在某个傍晚,我彻底的摧毁了它的斗志。
那天天色已暗,我远远的看到它站着发呆,便蹑手蹑脚的走近,再走近,走的非常非常近,大概两三米的距离时。突然大吼一声。它这次真的吓破了胆,“嗷呜”一声都没有完全发出来便仓皇奔逃的没了踪影。我甚至没有追赶它,只是站在原地哈哈大笑,从它的怂样我已经知道,它彻底的败了。
从那以后,它再也没敢对我叫过一次。

也许是老了,失去了年轻的锐气;也许是在和我的斗争中消磨掉了捣乱的激情。它慢慢的很少乱叫了,总是自己默默的或走或坐,似乎心事重重。而且似乎早年的二球表现影响了它在狗界的口碑,也很少有其他狗愿意和它玩。孤独成了他后期生活的主题。作为曾饱尝孤独心酸的人,我对它的同情与日俱增。
终于有一天,我试图给它一些美食来表示愿意不计前嫌重修旧好。它先是警惕的后退,在思考了很久后,疑惑的离开了。以后我们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尽管还会保持一定距离,但都不再刻意躲避对方,更没有了丝毫挑衅的热情。

就在我以为这种平淡会持续下去的时候,有一天我突然意识到,好久没见过它了,真的有好久,久的似乎从来没见过它一样。我甚至都努力一下才能想到它的样子,也不敢去向它的主人求证什么,只是每天在楼下习惯性的看向它曾经出没的角落,期待那个白色身影再次出现。在我努力接受了它已经离开的事实时,它家出现了一只新狗,一只小一点也很安静的狗,这只似乎天生认识我,初次见到我就主动过来献媚打滚。于是我问它的主人:这是汉堡二代么? “它叫肉包”。 “汉堡呢?”  “丢了”  “……”

我是不相信这么精的一只狗会丢的,至此我已经确认,在我们之间,扎扎实实的横亘着一堵叹息之墙了,RIP.

一只狗的故事

2014年10月某天,我和妻子在楼下闲逛。路过一家的院子时发现了一只小草狗。小狗约一两个月大,毛茸茸的很可爱。我们上去打招呼,小狗竟然走过来和我亲近,顺势我把玩了它一番。不得不说,我还是很招动物喜欢的。

因为是小草狗,主人家似乎也没太精细的养着,就那样放在院子里。那以后我们便经常的带些食物来喂它。过了许久终于碰到它的小主人,得知它叫熊熊。(我猜是跟小主人看了熊出没有关,未求证)

有次家里剩了些桂花鸭,我惦记它便带了一些给它吃。没想到它吃起来非常疯狂,带骨头的鸭肉整个生吞,顿时卡着喉咙了,咳咳咳的难受,我当时做贼心虚生怕主人出来怪罪便飞也似的跑掉了。第二天偷偷的去看它,还好端端的活着,我才舒了口气。不过它发现我后生气的冲我叫了一声,这也是唯一一次冲我叫。

熊熊是一只聪明的小狗,虽然智商可能不及我曾经的宿敌–汉堡(关于宿敌的故事以后再写)但是他明显认识我。每次我从他家外经过,它都会欢天喜地的跑过栅栏边任我抚摸,我若说了“再见熊熊”。它便会立即定住,默默的注视着我走远。

狗生总是进展迅速,很快它就从一只略带胆怯的小萌狗变的又长又大且肥。而且也从不敢靠近栅栏 -> 慢慢的敢把脑袋伸出栏杆 -> 探出半个身子 -> 最后直接麻利的从栏杆里钻出来在小区里晃悠。

虽然它已经萌态尽失,变成了一只普通的中年中华田园犬模样。但是我们的感情依旧,偶尔遇到散步的彼此,它还是会跟着我们走很远。有时候我推着儿子,它就在前面带路,仿佛是我家的狗一般。我有什么好吃的也经常会想着它。

最近发生了一件事情,不禁让我想起几个月前一次它的搞笑行为。而这一切似乎都是冥冥之中注定的。

先说前因。某天我们经过它家外,照旧我和它玩儿了一会儿。它大约是看我们围观群众比较多,心情也好,冷不丁的给我们表演了一个绝活:两条腿走路。不是普通的用两条后腿站起来那样,而且用两条前腿支撑,两条后腿向前伸直。就像体操吊环动作那样。这一幕引得我们前俯后仰,熊熊似乎受到大家的鼓励,又走了一圈才罢休。

从那以后我们再也没见过它展示该技能,我们也渐渐淡忘了这事。

直到近日,熊熊在一次散步的时候,出车祸了。也许是走路太忘情没有注意到后面来车,他的右后腿被压断了。主人家一天后找到它时,它藏在家附近的草地里奄奄一息。
经过治疗它很快恢复了生机,没几天就又拖着残腿开始在家附近晃悠,现在已经又在小区里面散步了。我在楼下遛孩子的时候若是遇到它,它依然会跟着我走很远。

看着它一瘸一拐的样子,想到曾经的双腿行走特技,真是感觉哭笑不得,自从它腿瘸后俨然成了小区的明星,不仅衣食无忧而且总有人出来帮它和其它狗打架。

要是以后还有什么它的趣事,再继续更新这篇,我先构思一下宿敌汉堡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