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自说自话

不可一世的西伯利亚寒流

在经历了两次冷风前升温和犹犹豫豫的降温后,寒流终于大举南下,伴随而来的还有如梅雨季般纷纷扰扰的雨。

路上的梧桐叶落满,铺就了一条黄金大道,伴随着马尔克斯《霍乱时期的爱情》故事逐渐接近尾声,伴随着一张张白纸举起又飘落,这场现实生活中的瘟疫和不安,何时又会有以何种方式结束呢。

Gem Chen

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